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情歌

给 @萌萌哒小姗 的生贺~

年华正好,我也送你一个青春的故事

(被举报所以重发了,啥都没有,磨人的小妖精别再举报啦) 

————————————————————————————————

 

十六岁的王俊凯书桌抽屉深处藏了一本日记。

 

青春正盛的年纪里有很多秘密,在日记本上被王俊凯一笔一划地认真写下来收藏,其中不起眼但是页边已经被摩挲起毛的一页上,工工整整地写着一个人的名字。

 

王源。

 

后面加了一句足以让这些处在最好的年华里的每一个男孩子脸红的话。

 

我喜欢你。

 

日记本每一次都会被放进落锁的抽屉中的最深处,伴着王俊凯过或晴朗或潮湿的天气,该在这个年纪成长的东西都生根发芽。

 

 

 

周一早上王俊凯到学校的时候,刚把书包扔到椅子上,后背就猛地挂上来另一个重量,熟悉的味道和声音也在下一秒都侵入他的世界。

 

王源整个人恶作剧一样跳到他背上,尖着嗓子叫了几声,然后伏在他肩上歪头跟他说话。

 

“老王,你咋个才来哦,旗都升完了。”

 

王源柔下来的声音软绵绵的,钻进耳朵又钻进心里,王俊凯站在原地屏了呼吸才堪堪忍过那几下心脏紧缩的酸痒感。到底没舍得甩开背上挂着的人,手向后伸托住了王源夹在他腰两侧的腿,手里的触感细得像根竹竿一样。

 

“王源儿,你周末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哦。”

 

本来跳脱的少年伏在他肩上分外心虚地“啊?”了一声,正好赶上语文老师进了教室,几下从王俊凯背上蹦了下来跑回自己的座位,坐下的时候还回头冲王俊凯露了个带着一点点讨好意味的笑出来。

 

王俊凯被逗笑了,下一秒又拧着眉装凶地瞪了王源一眼。

 

清晨的时光很好,教室窗外的梧桐树结了新叶,语文老师在讲台上念关关雎鸠,王俊凯托了腮看前面王源睡着了,还立着一撮呆毛的小脑袋一下一下地点。

 

有好多秘密都没办法说出口,就像王俊凯要怎么告诉王源他错过了升旗的原因。

 

昨晚梦里他一身奶白皮肤躺在自己身下,嘴唇被咬的红润濡湿,暧昧的动作和表情凌乱,再睁眼的时候就是窗外大亮的天光,和他潮湿的内裤。

 

大概蓝天白云下少年站着升旗的时候,王俊凯正抿着唇在家里洗内裤,心里在想着一个小混蛋。

 

不知道王源在升旗的时候有没有打喷嚏。

 

 

 

王俊凯已经不是很记得起来喜欢王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或者换个说法,其实他也不知道是从多久开始的。他人生里的很多人与事教过他喜欢是什么,但是没有人告诉过他友情也会变质成爱情。王俊凯也是摸索了很久才懂得,友情是分享,而爱情是独占。

 

王源在他眼里太美好,眼睛,眉毛,嘴唇,牙齿,声音,王俊凯都想独占,想拥有。

 

只是无奈他的身份和性别都错了,得不到又隐秘地想要让他在夜里一次次地辗转失眠。

 

只是万籁俱静间的孤独与难过没有磨灭什么,思念被抛光打磨,王俊凯的眼睛在黑夜里晶亮。

 

 

所幸王源好像一点都不知道。

 

周六晚上班里男生组织出去玩,王俊凯穿着精心搭配过的衣服,扒拉着刚洗完还略湿的头发走到集合点的时候,王源没心没肺地凑过来调侃他。

 

“哎呦,老王,挺帅嘞嘛。”

 

王俊凯没说话,仗着身高差抬手圈住了王源的脖子,不动声色的往自己身上拽了拽,就着极亲密的姿势往前走,强压着心里一点点酸又甜。这些帅是为了谁耍的,那个人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

 

好在男生的聚会没什么真心话大冒险这种坑爹的游戏,在KTV里面聚聚,喝点酒听点鬼哭狼嚎也就算过了。王俊凯照例缩在王源边上,自己很少接麦克风,光看着身边那个小傻子亢奋地嚎着各种类型的歌,大部分时间他也跟着那群不明所以的喝酒群众一起笑,偶尔实在听不下去了的时候就敲王源的头,问他嗓子还要不要了。王俊凯从不肯承认,但他真的是爱惨了王源在他面前犯怂的小样子,有那么一点点好像,自己对他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那天晚上唯一的差错出在酒点多了,几个男生在KTV里喝得浑浑噩噩,王俊凯酒量不算太好,有点晕了就靠在沙发上睡了一觉,中途醒过来的时候包厢里除了屏幕上自动播放的MV以外已经没有声音了,几个男生或趴着或躺着都睡了。王俊凯稍微动了动往旁边看,王源就睡在他身边,头向他的方向歪着,脸有一半埋在阴影里,只露得半张小脸被打上了光影,映在王俊凯眼里好看得无以复加。

 

所以那天晚上王俊凯丢失了自己的初吻,顺便偷了一个当事者永远都不会知道的吻回来。唇瓣相接的感觉太柔软太奇妙,王俊凯没忍住,轻轻地又抿了一下王源的下唇,带来一点点濡湿沾在自己的嘴唇上。

夜里那个吻那么轻。

 

王俊凯的心跳却重了一个晚上。

 

 

 

王俊凯本来以为这种隐秘的折磨和喜悦就会这样持续下去,纠缠过至少大半的青春,但是这样的机会都没留给他。

 

青春里最无可奈何的事就是关于生活,自己能左右的事太少。王源笑容很牵强地对着王俊凯说要转学了的时候,王俊凯嘴巴张了又张,最后也只是哑着嗓子问了一句转到哪里,然后看那张嫣红的嘴唇张张合合说出一个和这里跨着山河湖泊的城市,心内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王俊凯眨了眨眼,感觉眼睛里一点点湿,很丢人也很奇怪,于是他装着很洒脱的样子,把脸朝向远方,搂着王源的背拍了拍。

 

“行啊王源儿,别忘了哥们儿啊。”

 

声音很轻,因为王俊凯怕自己声音大了会颤,太假了。就像他此刻想说的话明明没这么洒脱,就像他不想只搂着王源的背,他想把他面前的那个少年拥进怀里,很虔诚地问他一句。

 

能不能不走。

 

不知道王源能不能,可是王俊凯不能。

 

也是因为王俊凯躲闪得太快,因此没有看到,夕阳下被他揽在臂弯里的那个少年,眼圈红得比他还厉害,听着他的话,很虔诚地点了一下头。

 

 

凌晨的时候王俊凯蜷缩在夜里毫无睡意,干脆起床开了床头亮度柔和的台灯,从抽屉里把那本日记翻了出来,把其中最重要的那一页一点一点细致的撕下来,折好,放进了一个信封里。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夜里摩挲着信封的表面,一下一下的,等到终于睡着的时候,那个信封还温柔的落在他枕边。

 

 

王源到另外一个城市之前的最后一个周末,两个人去城市的边缘露营了一次,王俊凯提议的,王源没有犹豫地点头说了好,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起为什么只有两个人。

 

有些事情不说破就很美,就像王俊凯说他家只有一个帐篷,王源点头说,好啊,那就一个吧。

 

所以晚上两个高高瘦瘦的少年就红着耳朵躺进了一个狭小的帐篷里,半晌无言,透过帐篷顶端的透明材质可以模模糊糊地看清外面的星空,繁星都在远方。

 

王俊凯眨了眨眼,很认真地对躺在身侧的王源唠叨。你到了那边之后,要记得好好吃饭,食堂做得再难吃也要吃,不能中午不吃饭买两根烤肠就算了;你记得要跟新同学好好相处,遇到不好的那种人就理都不要理,不过也没不用担心,大家肯定都会喜欢你的…..

 

不知道是谁的视线先对上谁的,忽然间满世界的静谧里就只剩下对方的眼睛。王俊凯像被蛊惑了一样,慢慢把头凑过去的时候,心里闪过了无数种王源愤怒,拒绝的可能性,但是终究抵不过他的渴望。

 

只是王俊凯没猜对,他的少年,只是睁着那双晶亮的杏眼,稍稍仰头,瞬间消灭了两个人嘴唇之间的那点距离。

 

帐篷的拉链还没拉上,属于郊野的夜风吹进来,喜悦和笑意一点一点染上王俊凯的桃花眼。

 

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从很轻很轻的接触到王源张开嘴唇把王俊凯接纳进来,再到后来两个人不得不分开各自张着湿润红肿的嘴唇大口喘息,身体终于得到补充的氧气含量一路向上烧红了少年的脸颊和耳根。王俊凯低头收手把王源抱在怀里笑得很满足。

 

那天晚上满世界都是花开的声音。

 

 

后来王俊凯还是把那个信封投进邮箱寄给了到了另一个城市的王源,这个举动在两人每天不间断的电话微信和视频里显得很闷骚。但是王俊凯带着一点点青春的气息很喜欢那种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感觉。邮件确实很慢,所以在一个多月后的一天,王俊凯在夜里拆开那封回信,还是熟悉的磨起毛边的纸张,上面就多了几个字。王俊凯捧着那张纸,在夜色里笑得无比温柔。

 

那天晚上露营的时候,王俊凯抱着王源,声音很轻很虔诚的跟他说喜欢。

 

王源仰着脸喊他。

 

王俊凯。

 

声音在夜色里像过了电。

 

我也是。

 

我也喜欢你。

 

 

 

诗和少年都在远方,都会相遇的。

 

 

 

 

April
09
2016
评论(67)
热度(929)
© 重度拖延症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