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心动

 @twinklewang 

拖延了好久的生贺,还是送一个温柔的故事给你。



————————————————————————


大概还是有些故事想说,

 

关于露着虎牙的男孩和眯着杏眼的少年,

 

关于心动。

 

 

 

 

王俊凯第一次看到王源是什么时候,你要是问他这个问题,大概他能答上日期与分秒来。

 

那天王俊凯被朋友拉去绿茵场上踢他之前没怎么玩过的足球,他不过低头把鞋带整理系紧的时间,再抬头面前就多了个穿白球衣在垫球玩儿的男孩。大概那天他以蹲着的视角观察眼前这幅画面太要命,山城的天太蓝,操场上的草太绿,白球衣的少年太好看。

 

好看到王俊凯无意识地把手里的鞋带在指尖搅了三圈,下意识地记住了白球衣男孩偶然抬头向他看过来的眼睛。

 

黑亮的杏瞳,那时候王俊凯不知道这一记就记下了他往后漫长岁月里的数十载。

 

少年总不懂命里缘字是如何落的笔。

 

王源是朋友的朋友,朋友介绍的时候王俊凯心里含含混混地咀嚼这层关系,看那边王源像模像样地伸了手过来准备跟他握手,男孩手指修长干净,王俊凯看了眼就也伸手出去握住,心里原本朦朦胧胧的想法清晰起来。

 

朋友的朋友太拗口,那就变成朋友好了。

 

王俊凯把那天他除了看球之外的时间都在盯着王源看的原因归结为王源穿得白球衣太白了,蓝天绿草下一个白点跳跃在视网膜上太吸引眼光,他没能诚实点告诉自己,场上穿着白球衣的人哪只王源一个,他视线移不开罢了。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那边王源在跑跑跳跳的移动中绊了一脚栽倒在地也是王俊凯第一个看见的,那个时候球刚好在往他这个方向传,所以整个足球场的人就看着王俊凯今天第一次迈着霸气的长腿冲了出去,与足球的方向相反,朝着王源。

 

所以那天的球到底是没踢到最后,王源脚扭伤了,男孩倔强,也没喊疼,只是扭到的脚落在地上着力的时候还是疼得皱着眉嘴角微微往外呲。王俊凯看不过去,扶着他手臂挂到自己脖子撑了王源的一半体重。

 

在场人多多少少都有点愣,王俊凯不亲外人的性格是出了名的,两个人不过初识,按理这不是他的作风。而事件本人却没注意到,王俊凯偏头冲着王源开口,再自然不过地问了一句。

 

我送你回家?

 

很久以后王俊凯回想起来当时王源的反应,明明也不喜欢陌生人接触的少年,忍着疼冲他弯了弯眼,然后点头道了声谢。

 

大概那个时候一见钟情而不自知的人不只他一个。

 

那次王源脚崴得严重,细瘦的脚踝肿起来红紫地像个馒头,落地的时候不着力也疼地杏眼里都冒湿气,王俊凯一开始搀着,后来看不过去了,弯了腰一下子把还没反应过来的王源背了起来,留下错愕的少年愣在他背上发呆,然后手脚乱动地挣扎要下来。王俊凯反而把人往上颠了颠,偏偏头喊了一句:“王源儿。”

 

王俊凯第一次开口喊他名字,叫的不是王源是王源儿。

 

王源安分下来伏在他背上想,为什么总感觉两个人相识已久。

 

所以那天初识的两个少年就以一种很亲密的姿态穿过了山城高高低低的街道。王俊凯送王源到家,走到楼下之后发现自己蠢到没有要联系方式,但也再找不到理由上去,也只好继续往前走。王源很瘦,但也是个男生,背久了还是累,王俊凯衣服汗湿了,被山城的风吹了一趟,空荡荡地凉。王俊凯额发也是湿的,搭在墨黑的眉目上,皱着眉想以后还有什么机会能联系到王源,少年十几岁骄傲的成长年华里,为数不多的失落了。

 

总归还是朋友的朋友,不是等不到的,是他等不及。

 

所以晚上王俊凯捧着手机上床看到微信里新的好友申请安静地躺着王源两个字的时候才越发地欣喜若狂。

 

那晚梦里都是穿着白球衣的少年,和他背着少年走过的大街小巷。

 

 

 

 

 

男孩间熟起来以后能做些什么。王俊凯偶尔放了学会翘掉语文老师无聊的晚自习去王源的学校找他,带着那个也不怎么乖的小孩找学校旁边藏在巷子里的面店来一碗小面。他们在这里土生土长,一碗面端在眼前吃进嘴里无所谓外人评价的正不正宗,王俊凯夹一口面塞进嘴里咀嚼,眼神就定格在手舞足蹈讲话的王源身上。

 

王俊凯庆幸他虽然和王源有一个世纪鸿沟的年龄差,但是神奇的wechat还是能让两个人很快熟起来。换下白球衣的少年今天穿了衬衣,还是白色的,就衬得沾着辣油的嘴唇格外鲜艳红润,王俊凯盯着他说话,顺手扯了纸巾蹭过他嘴角。

 

原本顺畅的话题一下子结结巴巴就打了结接不上了。

 

 

王源没防备地红了耳朵尖,忘了上一秒兴致勃勃地在跟王俊凯讲什么事,定了定神之后张嘴就又是一个新话题。

 

我跟你嗦,我家嘟嘟又把我一条牛仔裤咬坏了……

 

好在听众咬着面条睁着好看的桃花眼依旧聚精会神,没对突然间改变的话题做什么质疑。王源眼睛直眨,想用意念让自己耳朵上的热度尽快散下去,他想都怪王俊凯突然做的动作太暧昧,他没有防备。

 

但是终究从来没想到要讨厌。

 

后来王俊凯又去了次王源家里,见到了能把牛仔裤咬坏的嘟嘟。棕毛的泰迪犬,两只眼睛像黑色的玻璃球,只是明显体重超标。王俊凯看着王源抱它起来放在肚子上,都担心它的体重压到瘦得单薄的少年,干脆伸手把它抱到自己这里来。好在泰迪并不怯生,睁着圆眼睛也乖顺地把两只前爪搭到王俊凯胸前,看着特别乖。王俊凯抱着逗,王源在边上看着乐,唯一美中不足是体重超了标的泰迪不小心一爪踩到了王俊凯两腿间的脆弱上,逼着他松了手捂在那里痛得闷哼了几声。

 

王源捂着嘴在旁边憋笑。

 

这个仇后来王俊凯每晚跟他算,算了好几年。

 

不过当时王俊凯没有复仇条件,想出来的办法就只是给胖嘟嘟减肥。两个人给泰迪套上狗绳慢悠悠地出门遛狗,顺着楼下的路一直走,连方向都没挑。

 

再熟悉的城市也会在下一个拐角处给你惊喜,王俊凯和王源遛狗的路上发现了一家新开的奶茶店,店门口还放了热狗机,色泽红亮的胖肠在上面打转。闻到了味道的嘟嘟发了力拽着王俊凯左手就过去了,其实也不只是嘟嘟,还有闻到了味道的王源拽着右手。

 

排在两人前面的是一对母子,妈妈问小孩:“幺儿,要奶茶还是热狗”,小孩回答的什么王俊凯没注意听,他偏头看着王源盯着热狗的眼神,不比那小孩的热切程度低。

 

小吃货,王俊凯看得好笑,撞撞王源肩膀:“幺儿想吃哪样,哥哥给你买。”本来是玩笑话,王俊凯脱口而出之后才意识到有多暧昧。

 

幺儿幺儿,宝贝宝贝。

 

如果真的一句玩笑话当然可以说得光明磊落,偏偏王俊凯喊出来的那一声里面丝丝缝缝都带了感情,像情人间的亲昵。

 

“热狗奶茶都要。”

 

王俊凯偏头看着王源,黑亮的眼睛还在热狗和奶茶间打转,好像没在意的样子,就是两瓣耳朵渐渐又爬上了红色。

 

王俊凯想伸手捏捏他发烫的耳朵,揉揉他看起来软软的头发,手掌伸出来又收回去,最终还是空落落的手心。

 

爱才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王俊凯眼神定在身侧眨着眼睛期盼着奶茶和热狗的男孩身上,每一帧画面都好看到像是失了真。

 

青春被写进诗里,心动被攥进手心。

 

当晚王俊凯躺在床上偷偷把王源的微信备注名改成幺儿,盯着手机屏幕失了神,又改回来,把手机扔到了床尾,扯了被子盖过头顶。

 

人生第一次,为了一个称呼,心跳如雷。

 

动了心。

 

 

 

 

 

 

 

 

如果只做朋友,是不是有点不够。

 

王俊凯抿了嘴没将这份感情吐露一分一毫,大概命运爱开玩笑,少年第一次心动的对象是个男孩,王俊凯再稳重也慌了怕了。那夜整晚没睡,房间灯都关掉之后一团墨黑,王俊凯眼前就全是王源的脸,笑得杏眼弯弯,黑色的瞳底星光点点。

 

是忘不掉也不敢要的美好。

 

不过幸福在被命运爱开玩笑的人不止他一个。

 

那天换成王源来王俊凯学校门口找他,之前没打招呼,王俊凯完全不知情地拉着一帮朋友出校门,旁边站的还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青梅。青梅也是个豪放的性子,出了校门就没了正形,把手搭在他肩上叽里呱啦地讲话。王俊凯点头听着,下一秒听见青梅一点点赞叹的嗓音:“那个南开的男生有点帅嘛,和你有一拼。”王俊凯看过去,就是王源木着脸站在那里,眼光看过来也是冷的。

 

那天是青梅家的乔迁之喜,作为好友王俊凯爸妈已经过去了,提醒儿子放了跟着青梅回新家。王俊凯不认路,所以没有办法让青梅先回家他见完王源之后再过去。

 

也是存了私心的,在看到王源明显不同于往日的表情之后,王俊凯心里有隐秘的喜悦火苗。


他能不能抱着渺茫的希望去相信,会不会,动了心的人,不止他一个。

 

所以最后是尴尬的三人行去了校门口的甜品店,各自点了东西落座。王俊凯和王源坐一边,讲话的时候对方也爱答不理的,王俊凯腿碰碰他膝盖,身子凑近问:“诶,怎么了嘛”

 

留下青梅坐在对面浑身起鸡皮疙瘩,两个男生怎么像吵了架的小情侣一样。

 

点的东西端上来,三个人低头沉默地吃。王俊凯不爱吃甜食青梅当然很早就知道,所以再自然不过的伸了勺把王俊凯碗里的一个冰激凌球挖走了。王俊凯还没反应过来,王源那边就发出了一声勺子刮过碗的刺耳声音。

 

抱歉。

 

王源道歉,王俊凯抬眸去看他,眼神和声音都是前所未有的冷。

 

王俊凯抿抿嘴角,眼里的光盛起来,他能不能把这个当作是王源吃醋了。

 

 

 

所以那晚最终也没去成青梅家,王俊凯跟青梅道了歉,然后给父母打了电话,挂了之后就去追走在他前面甩开他一截的王源,往后拽他衣角。

 

“诶,王源儿,等哈我噻”

 

平时兔子一样的人今天是真的动了气,王俊凯不敢也舍不得抛下王源和别人离开。

 

“生气啦?”

 

当时山城落霞余晖,王俊凯追着王源走,往他身上凑,身后影子拉长在地上,是两个少年依偎在一起。

 

 

 

青梅后来是一个梗,被王源用来折腾了很多次王俊凯,只是他不知道,如果可以,王俊凯多希望他不曾错过的成长时光,是他王源的。

 

不过彼时还是少年,心高气短,哪里来的这么多成熟考量。王源平时脾气好,生起气来也是真倔,王俊凯追到没了耐心,干脆抓住王源的手往自己这边拽,把人拽停之后也没松开,撬开王源指缝把自己手指嵌进去,硬生生握成十指紧扣的样子。

 

王源一身气焰硬是被他这个动作弄得降下来,躲在稍微长长了点的鬓发后的耳朵又是轰然烧起来,和夕阳一起把这个少年衬成暖红的好看模样。

 

“王俊凯,你放手。”

 

“不放。”

 

王源抬头,眼前男孩黑发黑眸,桃花眼凝了神盯着他看,眼神很认真地耍赖皮的样子。

 

第很多次,怦然心动。

 

 

 

 

后来有很多次王源问过王俊凯,那个时候他哪里来的自信牵着他源哥的手不撒手,每次王俊凯都笑。

 

他哪里来的勇气,只不过是不想松手罢了。他紧张到扣着王源手的掌心里都是一片汗湿,不过因为王源自己的手心也出汗了才感觉不到而已。

 

 

总要让你明白,我心动的痕迹。

 

 

“王俊凯,你放手。”

 

“不放。”

 

“……有本事你就牵着一直不松手。”

 

“好啊。”

 

 

 


October
25
2015
评论(56)
热度(2418)
© 重度拖延症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