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情不自禁(下)

情不自禁(上)

两家家长商量了一次新年旅行,告诉他们俩的时候机票都已经买好了,飞三亚。

 

本来王俊凯早上起来顶着一头乱发恹恹地没什么情绪,他母后躺在沙发上边看韩剧边通知他明天早点起床赶飞机的时候,王俊凯叼着牛奶盒愣了一下,下一秒心里就笑开了。

 

他要借着这次机会把他的王源儿给追回来。

 

上次那条短信他最终还是没有收到王源的回复。房间里关了灯,黑乎乎地,他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那一团静止的墨黑,心里的想法像野兽一样冲破了牢笼就再也收不回去。他想要王源,哪怕他拿着剑披荆斩棘护他在身后周全也愿意,只要他在他身边伴他走过清晨黄昏。

 

他眯着眼睛想起上次寝室停电,他们几个凑在一起看的那部之前被下在电脑里一直没看的《情人》。

 

“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王俊凯在黑暗里眼里的光一点点炽热起来。

 

 

早餐匆匆就吃了几口,王俊凯窜回房间里去收拾行李,这次没纠结,顺着衣柜乖乖地翻和王源的同款,想想那边就算不下海酒店里也有泳池,王俊凯还眯着眼睛把自己最骚气的那条泳裤给塞进了行李箱里。

 

实在不行,他还是有那个本钱色诱的。

 

 

 

这边王俊凯想得美好,第二天早上见到王源的时候就心疼了。

 

王源围的围巾厚,把脸埋在里面衬得更小更尖,鼻子眼睛都是红红的。王俊凯走近一点去问怎么了,王源妈妈赶紧解释说没事,就是有点感冒了。

 

机票没买到六张连座的,两个小孩就单独坐在一起,比起家长的位置稍微在后面一点。王源可能是真的难受,坐到位置上没什么精神地就闭上了眼睛。王俊凯皱着眉跟着落座,跟空乘要了毯子和靠枕。飞机上空调打得足,王俊凯小声哄着王源把大衣脱了,盖毯子睡就行,不然热得难受。

 

其实王俊凯说话的时候也有点尴尬,他们俩以前关系好,亲密地离谱,他怎么哄都没什么。这一次两个人心知肚明地疏离,他陡然变换的态度,不知道对方会怎么想。

 

王源没说话,低头把衣服脱了。王俊凯顺势就接过来放到自己腿上,然后把靠枕放在他腰后,毯子给他盖好。

 

最后想一想,王俊凯还顺手把王源的脑袋按过来靠在了自己的肩上,微微转头轻轻说了声:“睡吧。”

 

他自己的心跳要破表,刚刚王源惊诧地睫毛眨动蹭在手心里的感觉很痒,王俊凯抿抿嘴唇,飞机还没起飞他都像是已经飞起来了。

 

靠在他颈侧的小脑袋僵硬,过了很久,才慢慢把脑袋的重量都交给他。

 

王俊凯浅浅地呼出一口气来,心里又满又涨。

 

 

 

 

到了三亚气温骤升,王源卸了冬装整个人轻飘飘的感觉更难受,王俊凯看他恹恹地缩成一团窝在车上的样子也难受,和四个家长商量了一下,他们去玩,他带着王源回酒店休息。

 

两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王俊凯也做了许久的小凯哥哥,家长都放心,就答应了。车先开到酒店,王俊凯和王源下车,到前台办入住手续的时候才知道家长定的是三间大床房。这么一来肯定是他们俩睡一间,王俊凯当然求之不得,回头看一眼王源,他眼睛瞪大了一点,脸上一点点尴尬。

 

王俊凯心软了,转身把钱包掏出来跟前台说那再开一间吧。

 

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感觉王源伸手在拽他衣服,王俊凯回过头的时候王源吸吸鼻子,开口说不用了。

 

他生病声音软绵绵的,眼睛也湿漉漉地盯着他看,王俊凯心里温柔得冒泡泡。

 

 

拿了房卡上楼,那边电梯有人按了开门键等他们俩一会儿,王俊凯就伸手抓了王源手腕跑了几步,站到电梯里也没松手。电梯里人很多,王俊凯侧头看了王源几眼,手悄悄滑下去,就着握他手腕的姿势改成牵着他手。电梯里太热了,王俊凯又偷偷看了王源几眼,敏捷地捕捉到了那双越来越红的耳朵。

 

到了楼层出电梯的时候才舍得松了手,王俊凯手心空荡荡的,身边王源低着眼睛抿着嘴唇走路,也不说话,更加后悔自己之前做的傻事。

 

到了房间,两个人还是沉默,王源找了个凳子坐下刷手机,王俊凯皱眉看他一眼,开始收拾行李,把王源的行李箱打开拿了一套换洗衣服出来。大步子迈过去没收掉他手机,把衣服递给他。

“快去洗个澡,去床上睡觉。”

 

王源捧着衣服转身往浴室走,走到一半脚步又停下了,王俊凯不明所以,抬头往那个方向看。房间不知道是怎么设计的,浴室是全玻璃的,赤裸裸的展示着它的情趣。王俊凯毕竟年轻,脸上也挂不住了,轻咳了声说他先出去。

 

王俊凯出来也确实有事,问过了前台方向之后,走了两条街找到药店买了几盒感冒药。回程的路上又怕王源洗完出来睡着了,耽误吃药,一路小跑回去的。

 

王源洗是洗完了,还没睡。王俊凯回去的时候推门就看到他抱着膝盖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头发也没擦干,湿漉漉地往下滴水。

 

王俊凯气他生病了也不知道收敛,迈着步子去浴室拿电吹风。结果王源回过神来,看到床上落了不少水滴,可能是想起他的轻微洁癖,居然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一句话说的王俊凯一股闷闷的怒气,撒不出去,下一秒又心疼了,心脏酸涩得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憋着开了电源给他吹头发。

 

他只是心疼他,不是为了什么洁癖。

 

 

 

房间里安静,就剩下电吹风工作的嗡嗡声,王俊凯半跪在床上给王源吹头发,手上动作认真,眼睛却不时偷看王源的眉眼几下。半晌终于像泄了气一样关了手上的机器扔到一边,双臂一张把王源搂到怀里抱着。

 

怀里王源暖暖香香,额前头发他没吹到还有点湿,搭在微微瞪大的眉眼上,王俊凯看他的眼睛,里面像有一个受过伤竖起了防备的小兽,在他面前又狠心地不够彻底,露了一点点柔软的腹部和带着希望的小表情出来。

 

王俊凯这辈子从来没像现在这一秒一样想在一个人面前把自己剖析地鲜血淋漓,只求他信他。

 

“源源,你听我说。我之前给你发的那条短信,你收到了的对不对。我跟你说我错了的那条。源源,我喜欢你,之前我也没想过,但是你跟我说那句话的时候我一下觉得很开心,我才发觉我对你的感情也早就不是朋友那种了。但是我当时想了很多,我想了我们俩要是真在一起之后以后会怎么样,父母知道了会怎么样。那个时候我特别特别傻,我居然以为我们俩不在一起会好一点,所以我和你说谎了。”

 

“但是后来我发现不对了。我离开重庆去北京,明明离你很远,我还是觉得你就在我身边。有些时候我看到什么东西好笑的,还会反射性地喊王源儿你快过来,结果一转过头去我同学都当我是神经病。圣诞的时候辅导员让我们去表演节目,不知道他们怎么选的歌,居然说要唱雪人,我只和你唱过那首歌,对着他们一句也唱不出来,所以表演我也没有去。”

 

“上大学以后也有很多人跟我表白,她们也说我喜欢你,可是我听着一点也没有当时你和我说的时候那种心动的感觉。他们一点也不像你,笑起来一点都不甜。”

 

王俊凯最后叹一口气,把眼睛眨都不眨,眼眶红的厉害的王源重重压向自己的胸膛,让他感受他的心跳。

 

这次换成我,把刺都收敛,柔软都露给你,随你拥抱或伤害好不好。

 

“源源,我喜欢你,对不起。”

 

 

 

 

 

王俊凯穿着他那条骚气的泳裤,冷着脸,斜眼撇过去看王源和那个男孩儿聊的开心,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时不时还嫌不够尽兴,加上长手长脚比划,手舞足蹈的。

 

大家晚上来酒店的花园泳池放松,所以家长也都在,王俊凯妈妈过来戳戳王俊凯的腰:“你和源源闹别扭了?他怎么不和你说话和那个男孩儿玩得这么开心?”

 

王俊凯把目光收回来,酸气混着怒气在胸口发酵得更厉害,冷冷给他妈说了一句:“没有”之后,猛地一跃扎进泳池里。

 

王俊凯这一跳跳的倒是漂亮,姿势标准线条流畅,就是忽略了王源抬头看他跳下去的时候嘴角抿起的笑意。

 

那天晚上他推心置腹的一番话,把王源眼泪都哄出来了。一开始是靠在他肩上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砸,王俊凯手忙脚乱地哄,一声声喊他源源,然后抱他紧一点,再紧一点,到最后王源整个就埋在他怀里。王源也是男生,放不开声音,就抓着他胸前的衣服一点点像小兽一样的呜咽。王俊凯拧着眉头,一颗心疼的像要翻过去,干脆也不管了,双手揽着他的腰,凑到他耳边去,喊他宝宝。

 

王源露在耳朵都泛了红,王俊凯说:“宝宝,不哭了好不好,你哭的哥哥好心疼。”

 

那天晚上两个人在酒店抱了好久,王俊凯抱着王源等他心情逐渐平复,一下下低头浅啄他耳尖安抚。拥抱的感觉太好,怀里的身躯温暖,他脸侧都是他浅浅的鼻息,他身上是这么多年来都闻惯了的叫不出名字的味道,却让他觉得无比安心。

 

王俊凯终于拥抱回他遗失的另外半个世界。

 

不过现实哪里有想象美好,等王源终于把头抬起来的时候,一张小脸上表情酷酷的又帅又盐。王俊凯喉结上下滑动一下,还揽在王源腰上的手扣紧了一些,心里突然有点紧张。

 

“王俊凯,是你先不要我的。我也不要你了。”

 

王源脸向上仰着,小表情倔强地厉害。

 

王俊凯心里疼了一下,终于懂了那句话。

 

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

 

 

 

 

和王源聊天的那个男孩儿,其实也不是什么朋友,是刚才过来的时候才认识的,王源性子活泼,那男孩儿估计也是,搭上几句话两个人就聊开了。

 

王俊凯站着看,脸上表情沉下来他自己都控制不住。那天晚上之后,可能是因为情绪的原因,王源的感冒很快好了,性格也转回之前的活泼爱闹,一路上招猫逗狗的,就是不理王俊凯。王俊凯也不傻,那天晚上两个人弄成那样,说王源不喜欢他了他才不相信,他家小孩儿大概就是想出出之前的气,王俊凯也能想通。

 

可是他还是吃醋,吃的还不小,一团酸气变着形状在心里游窜。他想把王源拽回来,拽到怀里紧紧抱着,谁都不许看。

 

这会儿扎到水里全身的力气都用在游泳上了还好点,王俊凯顺着泳道一个来回,感觉累了才扶着池壁坐起来,结果下一秒就看见王源被那男孩儿托着腰臀漂在水里在学仰泳。王俊凯墨黑的眉头拧起来,眼里一瞬间就有了些暴风雨的气息。

 

王俊凯没从水里过去,起身上了岸,一步步走到靠他们那边,然后站定,对着池子里伸出一只手,然后声音极低地喊了一声王源。

 

王源从小就怕他生气的这副样子,王俊凯此时也是八分真怒两份刻意地摆出了这个姿态,然后趁着王源犹豫的那个瞬间就弯下腰抓住他的胳膊拉着他上了岸。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王源也不想太尴尬了,转个身跟那男孩儿道别,被王俊凯黑着脸抓住手腕往回拉。

 

两个人回了房间,王俊凯心里实在不舒服,也不顾王源推他,霸道地把他抱在怀里就不肯撒手了。王源一开始还板得下脸来教育他,说:“王俊凯,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你再不松手我要去告你骚扰我。”王俊凯不管,耍赖地把下巴垫上他肩窝,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手还环着他的腰更紧了一点。看时间长了,王源身上的气势就一点点卸下来,眉眼软软地被他抱着,乖得要命。

 

王俊凯满足了,眯眼去看他和自己离得很近的脸,然后视线停留在那双线条极美的唇上。

 

反正流氓都做了,干脆做的彻底一点好了。

 

王俊凯偏头吻上去,看王源瞪大的眼睛上面纤长的睫毛和自己的交缠在一起。

 

感觉不能更好。王源唇瓣柔软,王俊凯一开始只是在上面一下下浅啄,一会儿感觉这样也不够了,伸了一只手上去扣住王源的脑袋,他偏头找了一个两双唇最契合的角度,扣上去开始狠狠地攻城略地,王源挣不开他,干脆软了身子闭着眼睛任他亲,嘴里鼻子里都是王俊凯的味道,铺天盖地的。

 

这个吻到后来又从激烈回归到平和,王俊凯浅浅啄几下,嘴唇贴着王源的嘴唇磨蹭。

 

王源被亲的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流氓伸手过来勾他手指,声音又霸道又委屈。

 

“宝宝,你不要我了,那我要你好不好。”

 

 

 

 

 

王俊凯二月中旬的时候又落地重庆江北机场一次,这次被某人念叨着穿了某人的秋裤,不冷了。

 

飞机落得离航站楼比较远,要坐摆渡车。重庆罕见地在飘小雪,王俊凯贴着王源上了摆渡车,一只手抓在他身前的栏杆上,另外一只手顺势就往下放牵住了他的,磨蹭两下他手心示意他把手张开,然后他对准指缝扣下去,五根指头都用了力握住他的。

 

亲爱的,

 

外面在下雪而我牵着你,

 

这次是真的新年快乐了。

 

 

 

 

 

August
30
2015
评论(62)
热度(1593)
© 重度拖延症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