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情不自禁(上)

王俊凯在一月中旬的时候落地重庆江北机场。

 

离开这座山城去北京上大学不过才短短一个学期,四个月的时间,从机场大厅走出来的时候打量了几眼灰色暗云的天和同样灰扑扑的建筑,熟悉里也还是夹杂了生分,是种很失落的感觉。

 

王俊凯拖着行李忍不住停在原地跺了跺脚,和北方明朗朗的冷不一样,南方的湿寒是要钻到骨子里去的,他贪着耍帅就穿了一条牛仔裤,这会儿腿已经微微失了知觉,留下一种很难过的麻痒。他皱着眉,把脖子上的围巾又弄得紧了一点,才迈着大步子走了。

 

都在变,城市也是他也是,从小长大的地方添了他不认识的新的街道新的高楼,王俊凯耳边没了他妈和王源的念叨,秋裤锁在衣柜里到了深冬也不见天日。

 

王俊凯耸耸埋到围巾里去的鼻子,沉默着在想王源变了没有,会变成什么样了。

 

单薄的牛仔裤下面腿在思念秋裤。

 

就像王俊凯此刻,否认不来的,他很想王源。

 

 

 

家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王俊凯拿钥匙开门,妈妈看到儿子的那一秒眼眶就红了,王俊凯把行李扔在一边笑一笑把已经比他矮不少的老妈搂进了怀里。

 

“妈,你哭啥子哦”

 

话是这么说,王俊凯自己也把头转到了他爸他妈看不到的地方悄悄吸了吸鼻子。

 

晚饭很丰盛,家里的餐桌不大,上面摆满了他爱吃的菜,他们一家三口边吃边聊得开心。到最后的时候,王俊凯捧着碗被赶到沙发上去啃螃蟹,王妈妈着手要收拾饭厅和厨房。

 

“对了,儿子,你回来见着源源了没有?”

 

妈妈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王俊凯啃螃蟹的动作蓦然顿了一下。

 

“没有啊,怎么了。”

 

“没啥子,我还以为你们俩关系那么好,肯定要约着见面。”

 

王俊凯嚼着嘴里的蟹肉,觉得有点发苦。

 

“他在上高三,没空。”

 

“嗯,我今天买菜路过看他们学校好像还没放假。这孩子现在也辛苦,那你就少去打扰人家学习了。”

 

王俊凯彻底把手里的碗放下了,低低地嗯了一声,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

 

 

 

其实不是这段时间没联系,是快半年没联系过了。从那天晚上少年把脑袋抵在他肩上,良久低语出了一句:“王俊凯,我喜欢你。”开始。

 

王俊凯晚上洗完了澡把自己抛在睽违已久的自己的小床上,眼睛闭上就是那晚的场景。从他低头的角度只能看见王源已经红透的可爱耳尖,看不见他说话的表情,看不见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是睁开还是闭上的,那句话就在他耳朵里转圈,持续地在脑海心里回响着,震得他心腔都微微发疼。

 

时光将羁绊刻进骨髓血液里,小时候和他牵着手跌跌撞撞在这山城里奔跑的小孩,后来被雕琢精致站在他身边的少年,参与了他生命的太多,也占据了他有限的情感的太多。王俊凯没细想过他对王源的感情,但在听见王源告白的那一秒,他不可否认地听到了心内开出花来的声音。

 

他想他也是喜欢王源的,甚至也许比喜欢还更深一点。

 

因为从他记事至今,好像没有任何一天有一股惊喜的浪潮如此迅速的奔涌过来顷刻将他灭顶。

 

只是可惜,王俊凯是王俊凯,那个从小被大人夸着只会做对的事的聪明孩子。那一秒在脑内闪过的不只有惊喜,王俊凯同样想到了今天向前迈一步明天会背负的包袱,无论是对王源还是对他来说都太过沉重。

 

他们不该被如此对待,王俊凯知道,他们俩都不是gay,只是恰好喜欢了生命里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那个人。

 

“王源儿,你又开什么玩笑呢。”

 

王俊凯僵硬地扯开嘴角,按住王源的肩膀把他拉开,看他眼睛里的悲伤像雾一样蔓延,一句话轻飘飘的他自己都不信。

 

当时少年,未尝情苦。王俊凯以为他们俩可以的,可以把脱了缰的感情拖回正轨,可以像从前一样,他还是他最重要的人,但无关爱情。

 

他以为他们可以的。

 

 

 

昨晚翻来覆去到三点过才睡着,王俊凯早上揉着头发起来的时候眼下一片明显的阴翳,对着镜子皱了皱眉也顾不上,去洗漱了回来在衣柜前面挑衣服。衣柜里都是他原来常穿的,多半都是王源给他挑的,碰上有些款两个人都喜欢,就同款不同色的买,所以他的衣柜看起来和王源的其实差不多。

 

王俊凯想了想还是避开了那些同款的衣服,对着房间里的镜子穿上,皱着眉头照了一下又觉得不爽,伸手拽了一条围巾出来围上。围巾是王源也有的,王俊凯围上的时候心里松了一口气,感觉像是对自己做了一个让步。

 

早餐是绕到了南开门口去吃的,王俊凯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一步步走进他原来经常带王源去吃的那家小面店铺的时候,内心已经无力为自己辩白了。

 

就是想他,就是想见他。

 

王俊凯挑了一个对着校门口方向的位置坐下,老板把面端上来,他咬下第一口的时候,久未经辣的味蕾被狠狠刺激,眼眶是一下子就红了的。只是王俊凯自己也知道,未必就只是为了辣椒。

 

大抵,还有他未曾脱口而出的思念。

 

 

 

吃完面王俊凯就在隔着校门口一条马路的位置站着。他过来的晚,再过一会儿也差不多就到了学生中午休息的时候,王俊凯干脆手机也没拿出来玩,就这么站着看着南开的校门。今天天气还是冷,刚吃下去的辣椒倒是足够御寒,但是也不好受,从喉咙到胃里一路都是火辣辣的,王俊凯就在这种辣的痛里等得心焦。

 

学生是一波一波出来的,一开始就零零散散几个,王俊凯怕错过,每个都扫一眼,又不敢看的太仔细,心里有种莫名的怕。所以战线拉的太长,王俊凯一双眼睛都快看花了也没找到王源,眉头就越皱越紧。

 

可是王源比他厉害,王俊凯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对上了那双眼睛,王源定定地站在校门口看着他。

 

王俊凯曾经十分唾弃电影里男女主角相互对望,周围人流都化为虚影流逝的场景,偏偏今天他自己站在这里成了主角。其实是真的,王俊凯站在那里隔着车流人流全世界就看得到一个王源,看他眼睛里情绪翻涌,吃惊,喜悦,思念,忧伤,眼神很复杂,但转瞬间就被湿润的光遮掩掉。

 

王源还是走了,没打招呼,甚至没笑一下,低头顺着人流走了。王俊凯站在原地看他背影,像一个倔强,踽踽独行的小兽。明明是个和他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王俊凯想起他刚刚要哭不哭的一个眼神,心疼了。

 

像有人拿着刀一下下磨他心上最软的那块肉,偏偏那把刀是他自己给递的。

王俊凯回程的路上把围巾从脖子上解下来,攥在手心里一下一下温柔摩挲。今天王源围的也是这一条,这是他俩无法言说的默契。

 

重庆很少下雪,灰暗的天湿漉漉地很冷,王俊凯攥着围巾觉得全身上下只有这个是暖的。

 

 

 

冬天总归是催人懒一点,王俊凯晚上想事情睡的晚,早上就爱赖床。早上他迷迷糊糊听到客厅里传来王源的声音的时候,脑子里睡意轰然抽离,涌上来一点点错愕之外,绝大部分都是喜悦。王俊凯成长了十几二十年,第一次知道见到一个人会让人这么开心。

 

两家关系很好,应该是王源爸妈带着孩子过来拜年。王俊凯拉开房门出去的时候,就看见两家家长相谈甚欢,王源坐在沙发上捧着他妈给倒的果汁杯子乖乖地一口口喝。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王源的妈妈,盯着王俊凯身上的衣服笑开了:“这两个孩子。”

 

全家连着王源都看过来了,王俊凯自己也低头一看,和王源身上的毛衣又是同款。

 

王俊凯尴尬了,抬头看看王源脸色也不太好,一双耳朵又红了个尖儿。王俊凯喊了人就赶紧跑到卫生间里了,可是刷牙的时候又有点控制不住嘴角的弧度,想笑。

 

他们俩这算是默契度爆表吗?

 

四个大人凑在一起当然是要打麻将的,王俊凯他妈就把两个小孩赶到王俊凯房间去玩。两个人都不愿意在大人面前表现出闹崩了的样子,因为光原因这一条他们就答不上来。王源乖乖跟着王俊凯回了房间,房门一关,就是整间屋子都想逃走的尴尬。

 

“王源儿”

 

“啊……啊?”

 

他的小孩儿还是有点蠢萌萌的。但这也是王俊凯将近半年第一次听到王源的声音,心里一下子软的有点厉害。

 

“你咋个还是这么呆咯?”

 

“滚”

 

不尴不尬的玩笑,两个人都在找台阶给对方下。王俊凯把笔记本扔给王源玩,自己打开了桌上的台式机,随便打开了几个网页,心思却不在上面。

 

王俊凯想,如果他和王源在一起了现在会是什么样的。两个人在家长面前还是会像刚刚那样演戏,会偷偷穿情侣毛衣。现在回了房间两个人应该会锁上房门靠在一起亲热,可能王源会靠在他怀里讲讲老师又逼他们多做了多少套卷子,他哪天可以悄悄溜出来两个人一起去约会;王俊凯可能偶尔会凑过去在他嘴唇上偷亲一口,会跟他说他们学校有多好多好,要他一定要考来这里,他在这里等着他。

 

王俊凯想得心都软了,回身看看王源。小孩在背对着他在看笔记本,露在外面的一截脖颈白皙,骨头的形状明显。

 

王俊凯忍了又忍,想他抱进怀里。

 

 

那天晚饭很开心,两家人一起举杯庆祝新的一年。王俊凯抬杯和王源碰了一下,说新年快乐。

 

王源愣了一下,也举起了酒杯抿了一口。

 

“新年快乐啊,小凯。”

 

王源声音不大,但说得极认真。

 

 

下楼送王源一家离开的时候,附近有邻居放礼花,一朵朵冲上天炸得五彩缤纷,王俊凯抬头看了一会儿觉得挺好看的,是真的过年了。

 

新年快乐,你快乐吗。

 

好想听听你的回答。

 

 

 

晚上王俊凯删删减减磨了一个多小时才给王源发了一条短信,发出去的内容朴实无比。

 

“源源,我觉得我错了。”

 

 

 

王俊凯觉得他错了,错的一塌糊涂。

 

他以为他和王源在一起了之后的路很难走,他忘了想他妄图折杀爱情的路会更难走。

 

他所企求的平凡生活不抵想象力和王源的一个吻带来的诱惑与甜蜜多。

 

他曾试图用理性的思考来解决问题,甚至权衡过利弊得失,不是不聪明的,王俊凯就是漏算了一件事。

 

王源是他的情不自禁啊。

 

没办法用理性的。

August
24
2015
评论(41)
热度(1404)
© 重度拖延症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