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遇到

我第一次见到王俊凯是在六月中旬,山城盛夏伊始的那个时候。

 

店门口的梧桐树经历了一整个庞大的春天终于长满新绿色的叶子,旁边的花池里不知名的植物花期正盛。我正站在柜台前点帐,听到店门被推开风铃摇晃的声音,抬起头来看见一个穿着白衬衣的少年走进来。

 

指指门口贴着的雇佣店员的牌子,他抿抿嘴角开口问我这里是不是要招工,声线弄得我之前烤好的所有小饼干都酥掉了。

 

因为王俊凯我之前准备好的面试问题一个都没用上,当天下午他就系上围裙端着盘子在我的小咖啡店里乱走了。不说别的,那张脸长得太好看,就算干不了活,放在门口摆着当块招牌我都乐意。

 

放着帅哥不要,我又不傻。

 

倒是出乎意料的,小帅哥还是个很勤奋认真的人,他在小店里忙来忙去,我倒是除了点点钱就没别的事干了,干脆托着下巴认真看了这个新店员两天。

 

如我所愿,店里因为王俊凯来了很多女性顾客,坐在桌上叽叽喳喳的说话,眼神时不时偷瞄一下我的小店员。王俊凯倒是淡定,端着盘子迈着一双长腿在桌子之间走得潇洒,瘫着脸没什么表情,偶尔一点对客人礼节性的微笑也是皮笑肉不笑,我一只手抱着自己的杯子喝水,一只手在桌子上画圈圈,盘算着要是逼着小店员多笑笑,我的生意肯定还要更好一点。

 

不过想法归想法,我也无意于逼人改变性格,认知里已经认定王俊凯是个冷淡面瘫型的小帅哥了,所以那天我突然看到他对着橱窗外面笑得像个傻X的时候,刚吸到嘴里的一口奶茶呛进嗓子,我差点没咳晕过去。

 

玻璃橱窗外面站的是王源。这当然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当时我透过咳得眼泪模糊的眼睛看到的就是一个穿着校服的小脸白白的男孩,瞪圆了眼睛,挥着手在和王俊凯打招呼,一头黑溜溜的软毛还有一撮敲到天上去了,乖惨咯。

 

我捧着一颗软成一滩水的心,嘤嘤嘤嘤,小天使快进来让阿姨抱抱。

 

 

 

所以王俊凯虽然是我的店员,但是碍于他那生人勿近的尿性,我是和可爱的源源小天使先熟起来的。

 

那段时间作为他的老板,王俊凯也没给我好脸色看,因为每次源源背着书包走到店门口跟王俊凯打招呼的时候我都特欢快地招招手把小孩儿叫进来,让他找个位置坐着等王俊凯下班,顺便端一杯奶茶过去给他,看他不忙着把书掏出来的时候就干脆坐在他旁边聊聊天。

 

王俊凯端着托盘忙的同时还不忘黑着脸警觉地瞪着我,一副我要抢他媳妇的样子我才不知道是为什么。

 

其实说起来王源也不是很小,穿着校服一米七几快往一米八奔的身高也比我高出来了一个头,不笑坐着的时候也是一个盐盐的少年。就是感觉在王俊凯面前要格外显得小一点软一点,某个角度看过去蓬松的头毛把脸衬得小小一张,乖得要命。捧着我给他的奶茶吹一吹抿一口,然后眉眼弯弯地对我开口。

 

“姐姐,你煮的奶茶真好喝。”

 

我一愣,捧着心转到小孩看不到的角度去红了一张老脸,妈妈啊,你为什么不把我再晚生十年。结果内心咆哮的时候对上王俊凯的黑脸,桃花眼挺好看的,结果小眼神咻咻地像箭似的戳我。

 

我又默默把脸转回去,心里暗暗做了决定,劳资要扣他工资!

 

反正小女生叽叽喳喳在那边坐了很多,王俊凯忙都忙不过来,顾不上到这边来撵我,我就又笑眯眯地去拽源宝宝聊天。

 

和我想的差不多,王源是高二准高三的学生,王俊凯是他学长,就是这一届高考完的毕业生。两个人关系很好,正好王源假期补课,学校就在这附近,干脆就每天来这里等他学长下班一起回去。

 

我暗戳戳地激动了一把,学长和学弟什么的,不要太美好。

 

我问他小凯考得怎么样。

 

结果源宝宝一秒笑眯了一双大眼睛:“他超级厉害,考得特别特别好。”小模样骄傲地像是自己考了那么好一样,整个人都在发光,小傻子。

 

我听了也挺高兴的,转过去看看王俊凯,这下倒是有点疑惑了,从穿着到举止,都像是家境挺殷实的孩子,怎么会想着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跑到我这小店来打工。

 

“他说他过来陪我,这儿离学校近,开学他去北京就不能经常见面了。”

 

小孩还是沉浸在刚才的小骄傲里,对我这一问根本没设防,话说出来才反应过来,蓦地红了小耳朵尖儿,瞟瞟四周,然后伸了一根纤长的手指放在红润润的嘴唇前面对我嘘了一声。

 

其实这句话对于同性间来说是暧昧了点,但还不至于泄露什么秘密,王源做贼心虚的小样子倒是让我心底的确定又多了一层。

 

我一边安抚着心里被萌得倒地不起的小怪兽,一边不忘对小家伙眨眨眼。

 

姐姐都懂。

 

懂的。

 

 

 

我舍不得为难源宝宝,可不代表我舍不得调戏调戏王俊凯。

 

第二天开店没多久,我趁着还不忙,笑眯眯地把王俊凯喊过来。

 

“小凯,过来过来。”

 

我听王源叫王俊凯有两种叫法,贩萌卖乖的时候叫小凯,稍微有点气势的时候喊老王。两相权衡,我当然还是喜欢老王这个叫法一点,嘿符合我这个小店员的气质,就是无奈我喊不了。

 

“小凯,你和源源是什么关系啊。”

 

我笑眯眯的问,王俊凯眯了眯眼睛,眉目狭长看起来还挺有气势的。

 

“姐,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继续笑眯眯的信口胡诌:“我侄女前天来店里看见王源,回去吵着管我要电话号码,你要是和源源关系好的话就帮我问问他。”

 

小老虎脸黑了。周围气温下降了点,我裹裹身上的外套,锲而不舍地继续说:“要不你现在打电话问问源源?”

 

王俊凯抬眉斜我一眼,扔了一句让我很满意的话转身就走了:“姐,你这么宅腐一身,会看不出来?”

 

我又一个人在吧台笑成一朵邪魅狂狷霸王花。

 

 

但是到后来我也弄不清楚我早上的调戏是占便宜了还是作死了,傍晚王源再背着书包进来的时候,王俊凯仗着已经跟我挑破了关系,一点戏也不演了,一闲下来就往王源身边蹿,能挨多近挨多近。

 

我坐在柜台后面咬指头。王俊凯你讲题就讲题,往哪儿看呢,盯什么嘴唇,我知道源源的嘴唇很诱人,我就不信你少啃了,至于用那样的眼神吗;王俊凯你打闹就打闹,你扯什么衣服,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偷偷在人家锁骨上蹭了好几下了,一片白花花的肉啊,哎呦,我的眼睛。王俊凯你挠痒痒就挠痒痒,怎么把手往人衣服里钻呢,你还想挠哪儿呢。

 

我看着两个小脑袋凑得近得就剩一条缝,源源歪着脑袋和王俊凯咬耳朵,头顶上呆毛随着讲话的幅度一摇一摇的,想伸手过去把两个小脑袋按到一起,看着焦人。

 

我无力的抬头看天,觉得这个世界果然还是不适合单身狗居住。愣了一下之后发现店里的女客人又多了点,这回不说话了,全直勾勾地盯着那两个凑在一起的乌黑小脑袋。

 

我突然有种预感,我的生意大概会更好一点。

 

 

 

小咖啡厅晚上八点停止营业,我收拾完了抬头看一眼发现两个人还在,走过去一看,大概是太困了,王源就着王俊凯给他讲题的姿势就靠在他肩上睡着了,灯光打下来额前的刘海和睫毛的阴影洒在脸上,衬得脸更是小小一张。王俊凯垂着眼睛看他,大概是不忍心吵到他,就这么僵直着坐着给他靠。

 

我看着王俊凯都觉得累,他还抬头示意我不要出声,我无奈,拿了个抱枕过来塞在他腰后,多少能靠一点,然后把钥匙给他,让他什么时候走把门锁上就行了。

 

他抬头对我做口型:“姐,谢谢你。”

 

我摆摆手推门出去了,外面山城是华灯初上时分,蔓延无尽的霓虹路灯,我一路慢慢走,想起那两个小脑袋来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眼眶有点湿。

 

 

 

就像我想的,店里的客人越来越多,全是女孩儿,每天从源源背着书包到店里开始就是高峰时段。我数钱简直要笑出声来,壮哉我凯源饭。时间长了,女孩儿不好意思直接去问当事人,就干脆跑来问我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啊,是怎么在一起的云云,秉持着一个好姐姐的优良形象,我对外一律说两人只是好兄弟,对内……。

 

对内采取的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模式。昨天晚上看文睡晚了,我趴在柜台上昏昏欲睡,视线偶然聚焦到那两个小脑袋上,我想起来什么,一下子清醒过来。

 

“源源,小凯有没有吃过你的醋啊?”

 

我趁着王俊凯起身去招待客人的时候跑过去问源源小说里最戳我的点,还是被王俊凯小气地看了一眼。

 

我突然就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问题有多蠢,没有吃过才见鬼,连我的他都吃了不少。

 

相处久了就发现小天使也是个皮孩子,撇撇嘴角开始跟我吐槽:“当然有过!王俊凯就是一东亚醋王。姐我跟你说,最开始我们俩还没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班传我和一个女生好了,王俊凯他当时自己还和一个女生绯闻满天飞呢,还跑过来黑着脸凶我,说谁给我的胆子敢和别人谈恋爱,谁都不许,除了他。”

 

哦哦,我最爱的情节啊!

 

“那我是不是还壁咚你了,把你压在墙上狠狠一口亲下去啦?”

 

“对啊对啊。”

 

“小骗子你再多想点那些白痴小说的狗血桥段骗她嘛。”

 

王俊凯忙完了,放下托盘坐进王源那边的沙发里,胳膊顺着王源腰线一钩,就把人搂进了怀里,手顺着就蹭上去摸了摸源宝宝的脑袋。

 

哦,摸头杀啊,我还是挺激动的,就是看见源宝宝窝在王俊凯怀里看着我嘿嘿嘿笑得奸诈的时候有点心塞。

 

我天真可爱纯洁善良的小天使去哪儿了。

 

 

 

不过过后想想也很理解有些事对于他们来说是不愿意和别人分享的,就像有些事,别人也是插手不进去的。

 

那天王俊凯接了个电话,然后手忙脚乱地过来跟我说要出去一趟,我看他样子有点担心,问他出什么事儿了,他一边往外面跑一边回答我说王源在学校出事了,我一听也有点着急了,让他赶紧去。

 

身材纤长的少年推门出去,连走路都来不及,迈着长腿就跑远了。

 

没过多久就背着王源回来了。

 

天气热,王源就穿了条半长的短裤,白瘦的小腿露在外面,膝盖上的伤口就看得格外明显。应该是摔伤擦伤什么的,看着吓人其实也不会很严重,店里备的有医药箱,我拿出来递给王俊凯,他抿着嘴角说了声谢谢,声音有点低。

 

他们俩在外面的时候是下午一两点,暑热袭来也是难熬的。王源可能因为没怎么动还好,王俊凯鬓角的头发都湿了,汗珠还顺着脸颊一点点流下来,呼吸也有点喘。我看他太累了,就说我来给王源弄吧,他不听,倔强地把手上的药让到一边去不让我碰到。

 

“姐,我来给他弄,没事的。”

 

我没办法了,只好起身去招待客人。倒是店里安静,能听到他们压低了的对话。

 

“我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再和那帮人打球了吗”

 

“我同学同意的,我下去的时候他们都占好场子了……”

 

“……”

 

“小凯。”

 

我侧过头去的时候,刚好看见穿着王源拽着王俊凯的衣服喊了这么一声,声音里一点点示弱和撒娇的成分,都是对爱人的讨好。

 

黑着脸的少年再硬不下去,低下头细细的在伤口上吹了吹。

 

“还疼不疼?”

 

到底我还是不知道王源那天在学校究竟是出了什么事,但是也不重要,就是偶尔想一想,他受了一点伤,打个电话就会有个男孩在酷热的午后用跑的赶到他身边;惹人生气了喊一声名字,就能消了火换来一句宠溺到骨子里的疼不疼。

 

我觉得他们未来的道路哪怕是在荆棘上奔跑摔倒都未必会觉得疼。

 

 

 

大概真的是因为天天看两个小孩儿秀恩爱太伤心了,身体强壮如我居然也在偶尔淋了一次雨之后感冒绝倒在床上了。早上是起来挣扎着把钥匙给了王俊凯让他开店,我回去睡到傍晚。想想还是不放心小孩一个人,感觉身体好点了我就往店里走。

 

那天傍晚的阳光依旧足,透过了店里的橱窗照进去还是金灿灿暖洋洋的一片,落在那两个人身上显得阳光格外垂爱。

 

王俊凯从背后微微拥住王源在教他给咖啡拉花,两个人站在流理台前面,嘴角都勾着一点笑意,从我这边看过去温柔得一塌糊涂。

 

王俊凯握着王源的手,端着小杯,手腕倾斜动作,雪白的奶沫融进醇香的咖啡里,缓缓的拉出来一个漂亮的心形。

 

我还看见两个人放在流理台下面的那只手,哪怕躲着阳光的亲吻,也是十指紧扣。

 

 

 

那个夏天,关于结给王俊凯的工资,我去网上查了北京到重庆的机票价格,给了他足够来回飞五趟的工资。

 

挺多的,装在信封里厚厚一沓。我递给他的时候,他还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额前的头发,说:“姐,你给的太多了。”

 

我才不管,直接扔到他包里。

 

他推门走出去的时候亦如六月中旬他推门进来的时候,带响了门口那串风铃。

 

王源在门外等他,也冲我挥挥手。

 

再见,少年。

 

 

 

 

等他们俩打开信封的时候,会发现我写了扔在里面的一张纸条。

 

“谢谢你们这两个月给我上了一课,关于爱情。”

 

 

 

 

祝他们前路平顺,偶遇风雨也能相携走过。

 

我也相信他们会的。




*谨以最后两句话送给我最爱的少年,哪怕风雨兼程亦不离散。


*祝各位七夕节快乐. 



August
20
2015
评论(71)
热度(1293)
  1. 笑朗书笙亦悠悠重度拖延症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爱学习的小追
    温柔
  2. 守护期盼重度拖延症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
© 重度拖延症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