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爱不离手(7)

爱不离手(6)



我趁着和王俊凯公司的合作还没正式开机之前回了一趟美国,享受了一下家里老妈的手艺,定了定心,又趁着家里泰迪还没把我的牛仔裤抓破之前滚回了国内。

这次回国,我狠了狠心,把我那点积蓄散了个干净。买了一套房子,不是很大,但朝南,阳光很足;买了辆卡宴,算是圆了自己从少年时的越野梦。

刘志宏帮我搬行李,看到我家吹了口哨说源哥混得不错啊,我笑,忽略掉某些方面,我确实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王俊凯公司那边的工作慢慢铺开,我不需要每天都过去,但是有什么问题我还是得跑一趟,大部分是易烊千玺接待的我。有些时候会看见王俊凯,点个头就算打招呼了,就算过后心里发乱的抓不住什么东西,但也算尽了礼数。

这样就好,我想。

但是生活偏不。

事情发生在那天我谈完事情从他们公司出来,我开着车规规矩矩地停在路口等红灯。前一天晚上赶稿子几乎没怎么睡,我看着红灯还长就闭上了眼睛准备养会儿神,没想到下一秒被疯狂的喇叭声吵醒。我睁开眼睛,几乎是惊恐地看着一辆别克打着滑直直的向我的车撞过来,速度很快。我几乎没有办法躲,但在下一秒,我身边却突然冲出去一辆车,狠狠撞上了别克,阻止了它再撞向这边。

两辆车的车头几乎全毁,我坐在自己的车上颤抖着软了腿,下一秒疯了一样冲到挡住别克的那辆车前面,我没有办法拉开已经严重变形的车门,而车内那双染了血的桃花眼在看到我之后弯了弯,下一秒王俊凯彻底昏死过去。

我死命往外拽车门,大声吼着王俊凯的名字,他不回应我,那一秒我心里疼的几乎恨不得去死。

过后的时间我过的昏昏噩噩几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一直站在王俊凯旁边的位置上,好像后来有人把我拉开了,消防队,救护车,一样一样的来。到最后我突然觉得手心里一阵剧痛,下意识的低头看,深深浅浅的口子血肉模糊,伤口里还有玻璃喳。这个时候我才彻底清醒过来,跟着救护人员上了救护车,我捧着王俊凯的手,手心里根本不敢用力。

看着护士给他处理身上可怖的外伤,然后剪开他的衣服按压他的身体,一向骄傲要强的他就这么任人摆布,我已经痛到麻木。

然后就是在手术室外焦急的等待,我几乎把自己的指甲都啃秃了,终于等到手术室的灯灭了。

肋骨断了两根,左大腿骨裂,以及不计其数的外伤。

但是幸好,这些伤都不足以把他从这个世界带走,我看着那个医生老头,高兴地恨不得把他抱起来转两圈。

王俊凯到第二天下午才醒,期间我也担心地跑出去问医生为什么他一直都没醒过来,那边让我放心,说是因为等待救援时间长失血过多,所以要一段时间才能醒。我这才放心,身体心理上的倦意袭来,我就握着他的手趴在他床边睡了过去。

所以王俊凯醒过来的时候应该是碰到了我的手,我醒过来的时候疼的只抽气。

他也注意到了,问我手怎么了。

我却一下子生了气,昨天的种种恐惧担忧涌上来,我一下子跳开他床边马着脸吼了他一顿。

--王俊凯,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谁让你昨天冲出来的,你装什么英雄,我用不着你救我,我被撞死了又管你什么事。

我后来想起来王俊凯当时的表情应该挺有意思的,但当时他脸上包的像个猪头一样,我什么也看不出来。

只能看见他眼神暗了又暗,开口对我说了一句话。

他说,王源,那是我本能。

我哭了,特别丢脸的那种,蹲在地上嚎啕大哭,根本控制不住,昨天到今天我一直没敢掉一滴眼泪,现在我想一想他有可能会永远离开我,眼泪真的止不住。

王俊凯浑身打着石膏,根本没有办法动弹,只能躺在床上虎着脸吼我说不准哭了,我没搭理他。

弄不清楚到底哭了多久,我站起来的时候腿都是麻的,觉得太丢脸了,干脆就找个理由说要去把手包扎一下,之后没理他,我就走出去了。

再回来的时候他还是一张猪头脸躺在那里,把我叫过去。

--你心疼我了?舍不得了?

我脖子一梗,却说不出什么话能反驳他。

他就像傻子一样在那边笑,胸口又有伤,笑得疼了还时不时抽两口气。

蛇精病,我懒得理他,下楼打了稀饭上来喂他吃,然后问他父母的电话是多少。

他刚才吃饭时眼里的愉悦一秒消失,冷下声音来问我要干什么。我说给他父母打电话让他们过来照顾你,你都醒过来了,我也该走了,医疗费过后我会打给你的。

王俊凯说不给,声音冷得冻死人。他说王源你有没有良心,我为了救你受伤了在这里躺着,你却要找我年迈的父母过来照顾我。

我有点哭笑不得,被他说的我自己也觉得有点太冷酷了。

他又继续说,你得在这看护我,直到我伤好痊愈,这是你的责任。

我问我有权说不吗。

他说没有。

我哑然。




王俊凯存了什么心思,我当然清楚。但我弄不懂自己的心思是什么,在救护车上的时候,我看着那个虚弱无比的男人忽然不知道如果没有了他我生活的意义到底在哪里。我妈都已经过了她那关,我能迈过自己心里这关吗。

过后的时间里王俊凯表现地相当厚颜无耻。

第一天我给他喂饭那是看在他才刚醒还太虚弱的份儿上,谁知道过后这货就像两只手也自动断了一样,水果,筷子,饭勺没一样拿得动的,样样都得我喂到他嘴里去。

病房里有电视,他手上有手机,偏偏都不看不玩儿,非得要我给他念什么财经日报。那些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名词数字让我舌头打卷还犯困,他居然还躺在那边嘲笑我。

这些事情都还能忍,不过他的个人问题实在是让我尴尬得要命。他不能下床,平时的生理问题只能在床上解决,我第一次看到小便器的时候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他翻着报纸看我一眼。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是没见过。

我咬咬牙,一下子向他那里抓过去,没注意好像下手重了一点,疼得他摔了报纸瞪我。

我理亏,轻柔的扒了他的裤子伺候这位爷。




就这么过了两个多月,公司那边他全扔给了易烊千玺,我有事就出去跑一趟,没事就回来陪他泡医院,他好像也过的挺满意。

最近天气好,我用轮椅推着他去医院的花园里转转,阳光和煦,撒得哪都是,照在他的头发上,黑亮黑亮的。我垂眸,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也再好不过了。

可是,他的伤慢慢的也就快痊愈了。

到快要出院的那段时间,我明显能感觉到王俊凯的情绪开始变得不好,有一次我从外面回来竟然听到他在和医生商量能不能再住一段时间再出院。

我失笑,暗暗思索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时高中那个沉稳的少年倒是变成了现在这么一个小孩子气的男人。

终归都是要出院的,那天我开了车去接他,他已经换好便服坐在病床上,背对着我。

我走过去说走吧。

他没有离我,但是从背影看起来整个人一下子就委屈了好多。

是怕出院之后和我又是陌路两人了吧,我怎么回不知道他。

又是两个多月的朝夕相处,没有别人来打扰,就我和王俊凯两个人,说我没有再次动情才是假。此刻他的背影又让我感到心疼了,我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心和嘴。

--我妈松口了,她同意了。

王俊凯一愣,像是没有听懂,过后整个人一下子转过身来,眼里光芒大盛。




——————————————————————————

爱不离手(8)

April
22
2015
评论(28)
热度(461)
© 重度拖延症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