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爱不离手(1——2)

(剧作家源X娱乐圈壕凯,一个前缘旧爱的故事)

 

 

当清晨的光飘落在这座城市,我希望能从你的身边醒来。

 

一个早安吻,一杯热咖啡,一个离开家前的拥抱,然后我匆匆汇入忙碌的人群。

 

就此开始一天的生活。

 

--by my wish

 

 

 


——————————————————————


--大源,这里。

 

站在pub入口处的王源,目光被刘志宏丢人的大喊给吸引过去。眼里噙了笑意,慢慢地走向包括刘志宏在内的所有儿时玩伴所在的那张桌子,还是和这帮人在一起最舒服了。

 

--今天怎么想着出来聚一聚?

 

--嘿嘿,你还不知道吧,信哥过两天就订婚了。

 

王源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往罗庭信那边看过去。

 

--真的假的?荨妹要结婚了?

 

罗庭信的笑一下子挂在脸上,装模作样地给了王源一拳。

 

--王源,我变装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你怎么还叫我荨妹。再说了,那时候不都是被你们逼的么。你要是敢让我女朋友听到这种黑历史,我们分分钟绝交。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今天这顿我请了。来来来,把杯子都举起来,咱们这帮人里终于有一个是走上成家立业这条正轨的了。

 

--就是。干杯干杯。

 

 

 

王源他们这边这桌热闹起来,正好引起了从包厢里出来的王俊凯的注意。

 

他和易烊千玺今天在这边陪客户喝酒,谈完了合同又喝了几轮之后这才把人都送走。此刻易烊千玺站在他身边,注意到他定神看着一个方向,眼里光芒明明灭灭的,就好奇地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王源面对着他们在和身边的人说话,一双眼睛亮亮的,嘴唇也被酒精润泽的很好看。

 

易烊千玺眼里忽然就有了笑意,王俊凯这是看上人家了吗,那么,也还真是巧啊。

 

易烊千玺是知道王俊凯的性取向的,他们俩虽然是公司的合伙人,但也是大学同窗。那个时候的易烊千玺就很好奇为什么王俊凯披着这么好一副皮囊就不肯在大学里找个漂亮女朋友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没想到那家伙有一天喝醉了居然红着眼睛跟他说,他高中就被一个人给扳弯了,回不去了。

 

弯的啊。饶是易烊千玺心理素质再好,也有点被吓到了,尤其王俊凯还是自己身边最好的兄弟。他还记得自己当时好像抖了一下,王俊凯看到就乐了。

 

--千总,你别怕啊。我没看上你,真的。

 

那天晚上易烊千玺扛着已经完全醉倒了的王俊凯回寝室,心里都不知道是庆幸自己没被好兄弟看上还是应该沮丧自己的魅力不够高。他隐隐约约好像听见王俊凯嘴里在喃喃些什么,就凑近了去听。

 

--除了他,都不可以了,都不行。

 

当时易烊千玺也乐了,没想到他这好兄弟还挺专一。但当时他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虽然他自己也没谈过恋爱,但是看得多了,没觉得这世上有谁是非谁不可。爱情嘛,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呗。但是他过后就会懂,他这些想法,在以后的日子里,都会啪啪啪地打脸。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此刻的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并没有上前去搭讪的意思,也就陪他在原地站着。没想到王俊凯在沉默了两分钟过后,垂了眼睛把西装上衣穿好就打算离开。千玺让他先走,看他出了pub的门之后自己才拔腿往王源那桌走。

 

--王编剧,你好。没想到这么巧能在这边遇到你。

 

--千总,确实是很巧啊,你们也在这边喝酒?

 

王源抬头看到来人有些惊诧。

 

--嗯,不过我们已经散了。我就是过来打个招呼,你们玩得开心。

 

--好。那我们明天公司再见。

 

 

易烊千玺直到坐进了车里眼里的笑意都还没有消散。王俊凯要是知道了他今晚看上的这个男孩就是明天要签约的编剧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啊。

 

千玺在心里慨叹缘分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

 

但是他没有想到,缘分这种东西,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奇妙地多。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合伙开的这家娱乐公司,算不上顶尖数一数二的,但是迅猛上升的势头是圈子里的人都看得出来的。当时毕业的时候,两个人的家境都还算可以,向家里要了一笔钱之后就合伙注册了这样一个公司。一开始的时候也是风雨飘摇,很多时候都觉得做不下去了。但是两个人骨子里都有那么一股韧劲儿,没人愿意说放手。

 

现在易烊千玺回忆起那段时间的时候眼眶都是有点红的。他自己就不说了,王俊凯居然陪人喝酒喝到胃出血。那天晚上他刚回家没多久就被王俊凯一通虚弱的电话召唤过去,到的时候人就趴在马桶边上,马桶里的吐出来的血都没来得及冲下去。千玺把人送到医院去之后对着那群医生护士差点哭出来。

 

--年轻人喝酒也不能喝那么凶啊。胃出血,以后得好好养着,不然要出问题的。

 

易烊千玺咬着牙点头,从此更坚定了要把公司搞好搞大的念头,不然都对不起他兄弟吐得那些血。

 

好在后来渐渐就有了起色,捧出来第一个明星之后,资源经验什么的都有了,再加上他们俩还算可以的能力,渐渐就做到了今天的地步。不是什么大鳄,但恐怕也不是什么谁都敢欺负的小角色了。

 

今年公司计划里的重头戏就是今天要签的这部剧本,也就是王源的剧本。这部剧本之前作为小说曾在网络上连载,反响很不错。公司试着放出口风的说要翻拍的时候在网络上引起了很大争议,有很多人说期待,但也有很多人说不希望翻拍,觉得毁原著。这种热议反倒是他和王俊凯很乐意看到的,至少噱头很足。于是一来二去就这样定下来了,由千玺去联系了这个笔名为Roy的作家,而千玺也是见面的时候才得知Roy的真名叫王源,Roy是之前在美国的时候用的名字。

 

这样一来造成的直接结果就是王俊凯并不知道今天过来签约的剧作家就是王源。

 

在看到那个清瘦的身影向他走过来的时候,王俊凯眼里将他与另一个穿着校服向他蹦蹦跳跳跑过来的身影重合了。

 

他想说一句,王源,好久不见。

 

可王字刚到嘴里还没来得及吐出来的时候,他听见王源说。

 

--王总,初次见面,久仰了。

 

王俊凯觉得自己现在张着嘴的样子一定蠢爆了。

 

--哪里哪里。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

 

 

 

王源其实远没有他所表现出来的淡定,当他看见站在易烊千玺旁边的那个身影的时候,有一种不知明的情绪夹杂在血液中冲向四肢百骸。

 

他尴尬害怕,他不知所措,但他甚至感受到了心底涌起的不可思议的喜悦。那个小小的声音在说,我终于找到他了,我终于找到他了。

 

可是王源充耳不闻,他选择了装作并不认识王俊凯。他能看到王俊凯的脸在他说出久仰的时候迅速地丧失了笑意,眼里渐渐有暴风雨来临的趋势。那是王源熟悉的他生气的时候的脸色和眼神,只是他不能再认怂,不能了。

 

王源心里在小声辩解,小凯,你不能怪我,是你太危险了,我不能再靠近。

 

那是王源一个人在美国独自舔舐情伤的时候的感触。

 

因为太爱,所以太危险。

 

我们俩都是刺猬,而且都只愿意用最柔软的没有刺的腹部去拥抱对方。所以不论是谁,拥抱过后都是一身的伤。

 

既然这样,那不如就别再靠近。

 

 

 

易烊千玺觉得今天这场合同谈的有点莫名奇妙,两个主角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他讲完了要点之后,双方就各自在合同上签了字。

 

甲方乙方……王源想起刚刚那句久仰与哪里,心里慨叹。

 

年少时我们还从不相信造化弄人,但时光,究竟是把我们弄成了这样的关系。

 

 

谈完了相关事宜,易烊千玺拿了纸和笔过来找王源,说要王源的号码和地址。

 

王源觉得有点奇怪,但看着他脸上挂着的两个谦逊的梨涡,心里也反感不起来。就当多交一个朋友吧,王源这么想,但是落笔的时候心思一动,把地址写成了自己家对门那户的地址。

 

再抬头的时候王俊凯已经回了办公室,王源冲千玺笑笑也转身出了公司。

 

但是两个人的生活线,因为这一纸合同,怎么样也有了交集。

 

 

 

王俊凯回了办公室没多久,在面前摊开一份文件,却知道千玺推门进来的时候也没读进去一个字。

 

千玺甩给他一张白纸,王俊凯展开看的时候心里隐隐约约有点激动起来。

 

--喏,刚刚那位的号码和地址。怎么样,哥们儿对你够好吧,喜欢就去追,就是不知道人家正不正常,反正我看着人家像是直的,但是咱们也可以试试嘛。

 

千玺一个人讲完之后去看王俊凯,他盯着眼前那张白纸一动不动,眼里翻涌的情绪千玺看着都有点吃惊。

 

也是这个时候,易烊千玺才意识到两个人的关系并不会是他看到的那样简单。心里面有个猜测渐渐浮了出来,但他看着王俊凯现在的状态也不好问。于是也没说话,就带了门走出去了。

 

千玺希望他没做错什么事,而王俊凯现在却根本顾不上他。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和他失联已久的王源的联系方式。

 

王俊凯想起那个人对他说,初次见面,久仰。心里一团火窜上来,把面前的白纸揉成一团扔进纸篓里。然后摊开文件,强迫自己认真去看。却又在两分钟之后认命似的抬起头,把那个纸团捡起来,把皱巴巴的纸一点一点摊开铺平,然后折好,放进自己皮夹里最隐秘也是最安全的位置。

 

他想起了王源对他说过的更多的话。

 

--你好,我叫王源。

 

--小凯,我们放学去打球吧。

 

--小凯,我给你冲的蜂蜜水,你好好喝,别犯低血糖了。

 

--王俊凯,你不准交女朋友,我喜欢你。

 

--小凯,我们以后一起考X大吧。这所学校旁边就有大海诶。

 

--小凯,我睡不着,你唱歌给我听吧。

 

--小凯,我好爱你。

 

--那就这样吧,王俊凯,我们分手吧。

 

 

王俊凯把装着那张纸条的皮夹狠狠地按在胸前,红了眼眶。

 

王源,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劫,可是我为什么还是这么想念你。

 

 

 

 

演员,导演都还没有敲定下来,剧本的真正开拍大概要到下半年了。所以这段时间王源和王俊凯也不会有什么交集,日子就这么平缓地过。

 

而王源的手机和房门也从来没有熟悉的陌生人来打扰,他觉得自己应该松一口气,可实际上他感受到的失落更多一些。

 

王源也在心里暗暗地骂自己没用,但渐渐的,这些小情绪就被时间的流逝慢慢吹淡了。

 

像心里的一道疤,你不去把它揭开,它也就不会把你折磨地死去活来。

 

 

 

就这么样大概过了一个半月,王源整天在家写写剧本,更多的时候是和刘志宏他们跑出去天南海北地玩。

 

晚上的时候王源懒得动,从冰箱里面拿出一碗泡面吃了就算完,躺在沙发上补番。

 

他这个习惯还是和王俊凯学的,那个时候王俊凯有时间就把手机掏出来补番,他没事儿干,就靠在他身上和他一起看,这么一来而去就养成了习惯。就算后来最喜欢看的那个人不在了,他也没把这个习惯放弃掉。

 

看到十点过的时候,王源都已经困得打哈欠了,伸个懒腰正准备去睡觉。就是这个时候他听到了门口的嘈杂声。

 

是对门邻居的声音和另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说话,王源一听到那个低沉的声音心里就动了一下,扑到门边从猫眼里看外面。

 

王俊凯背对着他站着,好像是喝醉了,扶着门边的墙才勉强站稳。

而对面的邻居明显不想在这么晚的时间还和一个醉鬼纠缠不清,不耐烦地说他们不认识王源。

 

王源没在这边住多久,邻居不认识再正常不过了,这也是他当时为什么要把地址写成对门的理由。

 

那张纸条是王俊凯让易烊千玺来要的吗?他终究还是过来找他了,不知名的情绪让王源此刻心跳的飞快。

 

王俊凯背对着他站着,王源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原本抓着门沿的手,脱力一样慢慢垂下来,整个人踉踉跄跄地往楼下走。

 

对门的人赶紧把门关上了,王源站在门口犹豫要不要出去,还没决定好就听到楼梯间传来沉闷的摔倒的声音,吓得王源一下子就冲出去了。

 

王俊凯倒在台阶上面,手肘在摔倒的时候擦伤了,细细的渗出一些血丝来。王源跑过去看到的时候心里一紧,赶紧把醉醺醺的人扶起来。

 

--王俊凯,你伤到了哪里。

 

王源语气很急,王俊凯却只顾盯着他不说话。

 

王源没办法,扛了人就往家里走。王源很明显的看到王俊凯的眼神在经过对门那家的时候深了几许地盯着他,他只好心虚的装不知道。

 

把人安顿在沙发上坐好之后,王源把医药箱拿过来,把他胳膊上能看见的伤口都处理了一遍。王俊凯还是不说话,眼神定定的落在他身上。

 

还真是喝醉了,王源回想起高中的时候他喝醉了也是这样,闷闷地不说话,那个时候脸上还有点稚气,低着头嘴还有点微微嘟起来,活像被人抢了糖的孩子,弄得坐在旁边还没醉的王源微微都有些心疼起来。

 

现在的王源也还是心疼喝醉了的王俊凯,纵使稚气已散,只余英气的脸正拧了眉头深深看他。

 

--小凯。

 

没有忍住,王源抚上王俊凯柔软的发,轻轻唤他,就像他少年时做的那样。

 

而王俊凯好像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一下子把王源揽到怀里抱紧,深深浅浅地喊他的名字。

 

--源源,源源。

 

酒气浓厚,但是王俊凯身上熟悉的味道还是传到王源的鼻子里。他狠狠嗅了一口,满足得几乎想哭。和王俊凯分开之后,他走过很多城市与人群,没有人有王俊凯身上这样的味道,没有一个人。

 

就一下,就这么放纵一下,就算过后浑身都是伤,我也想抱抱他。

 

那天晚上,王俊凯大概是倦极了,就那样抱着王源就睡着了,留下王源听着耳侧渐渐平稳的呼吸声哭笑不得。他把王俊凯搬到客房的床上,自己回主卧睡。虽然中间隔着一堵墙,但是王源盖着被子眨巴了几下眼睛,不可否认地安心。

 

不过他晚上还是没怎么睡着,想着那个长着虎牙桃花眼的,从青春期开始就让他迷恋至今的家伙就睡在隔壁;想着他刚刚给他盖被子的时候,紧闭的双眼下的睫毛,眉毛的弧度,嘴唇的线条。王源在心里描摹了好多遍王俊凯的模样,直到东方鱼肚初白才沉沉睡去。

 

早晨是被厨房里的动静弄醒的,揉着眼睛想起来这家里还有一个人,王源几乎跳起来。

 

厨房里王俊凯穿着昨天的白衬衣,皱巴巴的,卷着袖子在忙碌。王源走过去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倒是王俊凯一看到他就指着料理台上的一个盒子凶巴巴的问他话。

 

--你昨天就吃的这个?

 

王源看着王俊凯的黑脸下意识的解释。

 

--就昨天晚上没什么东西吃,我才泡的,平时不吃的。

 

王俊凯闻言微微颌首。

 

--这种东西还是要少吃。

 

王源连忙点头,找了个借口溜到浴室去洗漱。

 

再出来的时候早饭已经摆上了桌,王源凑过去看,全是他当年爱吃的。

 

--快坐着吃吧,就当你昨晚收留我的报答了。

 

王俊凯拿着两只碗从厨房走过来。

 

--哦。

 

两个人默默无言地坐在一起吃早饭,王源刚放下筷子就接到了他最近一部剧本的导演的电话,用口型对王俊凯说了一声我去接电话,就进了屋。

 

没想到这电话一打就打了一个小时,收线的时候王源以为王俊凯已经离开了,没想到走出房间的时候那个人正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无聊地换台,看见他出来才起身说要走了。

 

王源站在原地轻轻点点头,用力压下心头的不舍。

 

这一走,他们就又是殊途了。



 

王俊凯走之后,王源开了电脑准备修稿,删删减减地半个小时也没有写出几个字来。正好电话响了,他拿过来看,陌生的号码。

 

是王俊凯,说在冰箱里做了几道菜,让王源晚上吃,别再吃泡面了。

 

--我都是按照你之前的口味做的,要是现在不喜欢了的话,那就倒掉吧。

 

王源低低地嗯了一声。

 

--那么,再见,王源。

 

--……再见。

 

 

再见还会不会再相见,王源靠着冰箱的柜门慢慢坐到了地上,王俊凯把耳朵里的耳机拔了扔在一边,双手握在方向盘上用了力。

 

我还爱你。

 

我知道你明了。

 

 ————————————————————

 

 

lo主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要写长篇系列


爱不离手(3)

April
13
2015
评论(65)
热度(1119)
© 重度拖延症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