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差龄爱情

 

这大概是我最近产出的架空文里最喜欢的一篇了,希望在另一条平行轴线里能给他们最美好的生活,最安稳的爱情。

 

————————————————————————


也许有很多的理由都在说着我们不合适,但是只要有一个理由说我们可以在一起,那就别放手了吧。


更何况,唯一允许我们在一起的那个理由,是爱。

 

第一次相遇是在超市。

 

王源兴致勃勃地进行着一周的零食囤积行动,手里推着的购物车装的满满当当的,依旧一包薯片一包鸡腿地往里头扔,把自己所有想吃的东西都扫荡了一遍之后才心满意足地准备结束战斗。

周末的超市里顾客很多,王源推着购物车无聊的排过长长的结账队伍,终于轮到他付钱的时候却傻了眼。

钱包里的毛爷爷少了一张,这下他才迷迷糊糊地想起来早上刘志宏出门的时候好像和他说从他那儿拿了一百块钱去网吧打队赛了,可当时王源半梦半醒的,随便嗯了一声就转过去继续睡得昏天黑地,再醒过来哪里还记得起来。

王源尴尬的握着手里仅存的两张红票子愣在原地,后面的队伍已经不耐烦地在催促了。王源低头看看那堆零食,退掉什么呢,果冻,薯片,牛肉干,源哥心里在滴血,他哪样都舍不得退掉呀。

--剩下的我帮你开。

一道低沉的男音从身后传来,王源下意识地回头看。

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高个,桃花眼,薄唇,一身西装妥帖地裹在身上勾勒出挺拔的线条。

--不用了,我退掉一些就好。

就算颜狗王源下意识地就觉得这个男人是个好人,但是无功不受禄,他没有理由让别人出这笔钱,就算数目不大。

但是男人直接打开钱包掏出一张一百,再拿过他手上攥着的200块,就递给收银员结了账。

王源直到手上拎起了购物袋都还没太反应过来,过后他跟上了已经结完帐走在他前面的男人。

--你好,谢谢你,你能给我留个联系方式么,我会把这钱还给你的。

男人笑了笑,摆摆手走掉了。

王源愣在原地,卧槽,居然还有虎牙这个萌点。

 

王源拎着沉重的购物袋慢悠悠地往学校晃,身上的钱都花光了,公交卡也没带,连公车都没得坐了。

 

盛夏的午后,明晃晃的太阳只能让王源想起融化的冰激凌,心酸的叹口气,王源把袋子从酸疼的左手移到右手继续往前走。

汽车的喇叭声就是这个时候响起来的。

王源偏头看,一辆铁灰色的卡宴,车窗慢慢降下来,是刚刚那个虎牙帅哥。

--没钱坐公交了吧,上车吧,我送你。

王源被他说的有点羞赧,同时也起了戒心。一个陌生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帮你,也太说不过去了。

--没事儿,您先走吧,我家就在这儿附近。

--你是大学生吧,据我所知这附近最近的大学走路都得四五十分钟吧。

王源无言以对。

男人转过头去看路,抿唇笑了一下,王源对着那帅气的侧脸恨不得凑上去舔舔。

--你总不会以为我要拐卖你吧,别的不说,你看看这车吧,我犯得着去倒卖一小男孩么。上车吧,我这也算帮人帮到底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王源再不上车就矫情了。

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把零食往后座一扔,源哥开始舒舒服服的享受车里凉爽的空调。

--谢谢你啦,不过我可不是什么小男孩,我叫王源,今年20了,X大的。

男人没把头转过来,安安静静地盯着前方的路况。

--王俊凯,大你8岁。

 

再无其他交流,王俊凯把王源送到寝室楼下,简单道别之后就打了方向盘离开。王源站在原地看那辆车渐渐消失在视野里,感慨道今天还真被源哥碰上了一个活雷锋。

 

 

 

第二次相遇时依然是王源的狼狈时刻。

 

和高中的哥们儿出去吃饭唱K,大家笑笑闹闹的,王源就没注意时间,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飞奔回去也没能赶上学校大门关闭的时间。

 

别说寝室楼了,他王大源儿现在连学校都进不去了。打了电话交代寝室里刘志宏他们帮他从来查房的阿姨那里蒙混过去,挂了电话就不知该何去何从了。

 

夏天的夜晚还是凉的,王源穿着短袖大裤衩抱着胳膊在学校门口踢石子,思索着到底应该去酒店开个房间,还是去网吧包夜打游戏。

 

王俊凯结束加班开车从X大门口经过的时候刚好看到小孩蹲在那里画个圈圈不知道诅咒谁。

 

这个小孩还挺有意思的,王俊凯眼里带了笑靠边停车。

 

叫什么,王……源来着吧,长得挺好看的,这也是那个时候他为什么会给王源垫钱还送他回学校的原因,虽然说根本就是顺路的。

 

我会告诉你都已经近而立之年的王俊凯还是个颜控么。

 

--王源。

 

--啊?

 

听到有人叫的王源下意识回头去看,是上回那个活雷锋,叫王俊凯来着。

因为之前受过人恩惠,王源倒也感激,凑上去就叫凯哥。

--凯哥,你怎么在这儿啊。

王俊凯听着这个漂亮小孩叫他哥,心里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通畅感,眼角眉梢不禁就带了笑意。

之前王俊凯嫌天热,把西服外套脱了扔在一边,现在只包裹着白衬衫的上身可以看出来身材很棒,再配上脸上若隐若现的笑意,王源再次崩溃了。

一个男的怎么长这么好看啊。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外面乱晃。

--回来晚了,被锁外面了。

王俊凯听了有点憋不住笑了出来,多大的人了,还能被锁在门外。

他抬起手,带着自己都没有发现的自然就把手抚上了王源的脑袋。

 

--既然这样,那就陪哥去吃点东西吧。

 

这个点了,没什么店还开着了,王俊凯带着王源找了一家偏僻的小面店,点了两碗牛肉面。

--这是我原来在这儿上学的时候挺喜欢过来吃的一家面店,也有挺多年的了。

--你原来也是X大的?

--对啊,你还该管我叫声学长呢。

--学长好!

王源的嘴甜那是从小养出来的,一张小嘴哄的家里家外,社区街道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都喜欢到不行,自然不会取悦不了王俊凯。

 

--淘气。

王俊凯又摸了一下王源的头毛,嘴角却不自觉地咧开了,露出两个虎牙尖尖。

 

面上来了,王俊凯和王源都吃得香,也聊的天南海北。王俊凯笑着听王源说寝室阿姨有多过分,专业课老师有多变态,食堂的饭菜有多难吃。

 

--以后哥带你出去吃好吃的。

--好啊好啊。

 

吃完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王俊凯让王源去他家睡一晚,已经困得上下眼皮打架的王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王俊凯家里没有特别豪华,但是打扫的很干净,但是王源管不了了,一头栽倒在客房的床上他就困得起不来了。

 

只来得及嘀咕一句,凯哥,你是处女座吧。

 

他没来得及听见王俊凯的回答,对啊。

 

王源睡着了。

 

 

 

再后来的第三次,第四次见面,就慢慢熟起来了。两个人交换了手机号码,加了微信,逐渐增多的联系之下发现两个人的兴趣爱好居然惊人的有不少交集,从喜欢的歌手到喜欢的食物,王俊凯感叹自己多生长出来的那八年都不知道去哪里了,不是他还保持着一颗童心就是王源太早熟。

但是不管怎么样,两个人的生活在飞速地被拉近。

王俊凯也没忘了自己的承诺,发现哪里有好吃的东西了隔段时间就开车带王源过去,王源也乐得剥削这个土豪地主。小吃货吃得心满意足的更加对王俊凯崇拜不已,嘴甜得张口就来,啊,王俊凯,你好帅~

王俊凯就溜着虎牙揉他头上的呆毛。

后来更有一次,因为吃的,王俊凯还去拜访了王源的家人一趟。

 

 

那是王源放寒假回家的时候,虽然距离远了,但是两个人每天的微信联系这些都没有停,侃天侃地的扯,反正对方都懂。

 

有一天不知道王源抽了什么疯,发微信满地打滚的说想吃王俊凯上次带他去吃的那家餐厅做的水煮嫩鱼片。

王俊凯看着屏幕上打滚的颜文字几乎笑抽过去,认命地起身穿了大衣拿好钥匙去了那家餐厅。

 

那天傍晚晚霞几乎落尽的时候,王源接到王俊凯的电话。

--源源你到你家门前的主干道来接我一下,我车开不进去,保安不让进。

王源惊得几乎从沙发上跳起来,边往楼下冲便冲着手机喊。

--你怎么过来了?!

--你不是想吃水煮鱼片吗,哥哥宠你,给你买来了。

王源看到王俊凯的时候真他妈想跳起来冲那张俊脸上啵一下,四个小时的车程啊,这个人一声招呼都不打,说过来就过来了。

 

王源的爸妈吃惊地看着儿子接了一个电话就冲出去了,没过一会儿领进来一个帅气的小伙,手里还提着一堆东西。

--叔叔阿姨好,我叫王俊凯,是王源的朋友,过来找他玩,顺便来看看您们。

王俊凯礼貌的打招呼,顺便把手上除了水煮鱼之外的东西都放在地上,这些都是他来的路上买的见面礼。

王源妈妈也赶紧邀他进屋。

--快进来快进来,来就来嘛还买什么东西,你这个孩子真是的。

 

王源乐滋滋的拎着水煮鱼到厨房里一回锅,麻辣的鲜香扑鼻,真是太爱王俊凯了。

 

王源当晚心情相当好的吃掉四碗饭,也不知道是水煮鱼还是王俊凯的到来让他这么开心。

 

当天晚上王源妈妈留了王俊凯在家里住,王源也不同意王俊凯再开几个小时的车回去,于是两人各自洗漱后就一起躺在了拥有王源整个幼儿少年时代记忆的床上。

床并不小,当时王源妈妈考虑到儿子不安分的睡姿特意买了双人床放在了他的小房间里,免得宝贝儿子滚到地下去。王俊凯深深嗅了一下盈着淡淡的王源身上的奶香的枕头和被子,安稳地沉沉睡去。

 

 

 

待王源结束假期返回学校的时候,两个人就又开始了原来的饭友生活,关系一步一步地升温,最终却朝着谁也没有预料到的方向生根发芽了。

 

有些时候王俊凯应酬喝醉了不能自己开车,原来都是找代驾,王源知道了之后就掏出自己假期刚拿到的驾照小本本说以后他去接,就当给王俊凯这个长期饭票一点补贴,不然自己良心不安。

王俊凯笑着摸眼前这个小坏蛋的头,那双闪烁星辰的眼睛里哪里有一点良心不安的痕迹啊。

 

不过代驾这个活最后还是成了王源的任务,王俊凯也乐得接受。

 

 

王源今天晚上去接王俊凯的时候人已经醉翻了,他费力地把这个一米八几的男人塞进副驾驶的时候基本上已经累瘫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刚一坐上驾驶位这个男人就凑过来吻他而他躲不过的原因。

王俊凯的吻压下来的时候带着灼热的气息,王源几乎被热气夹着酒气给熏醉了。过了一会儿,男人不再满足于只是简单的嘴贴着嘴,撬开他的牙关,舌头就长驱直入,霸道的在口腔内逡巡。

王源彻底愣住了,他和王俊凯,不是兄弟么。

 

王俊凯是醉了,但他不是失忆了,第二天揉着疼痛的脑袋起床的时候他还能记得那双唇的柔软与清冽。王俊凯并不认为自己是想要酒后乱性,他相信自己的冲动,他相信自己去吻王源是因为喜欢。

 

他甚至也不想躲避这件事。

 

给王源打电话,那边的声音有点沉闷,没了往日的欢快跳脱。王俊凯哑着嗓子说出了自己的感情。

 

半晌,王源回复。

--王俊凯,给我点时间想想。

 

 

挂了电话,王俊凯苦笑,是给他时间让他给自己判死刑,还是,有那么一线生机呢。

 

 

 

 

既然答应了要给王源时间,王俊凯就没再去找过他。

 

感情这种东西,一旦认清了,就各种毛病都涌上来了。王俊凯有些时候会想王源想到心慌,他就跑到X大的校园里去逛逛,和那个人,呼吸一下相同的空气。

 

今天下午王俊凯过来的时候看见好多同学都慌慌张张的往大礼堂方向跑。王俊凯觉得奇怪,就顺手拦下来一个。

 

--同学,请问大礼堂那边发生什么事了么?

--话剧社搭的舞台突然垮了,听说有人员伤亡呢,我们都过去看看。

 

晴天霹雳,王俊凯那一秒连声谢谢都说不出来,红了眼眶开始往礼堂方向狂奔。

 

王源无数次的向他炫耀话剧社今年要出什么什么剧,他可是要演主角的呢。

 

王源,求求你,别出事,回来做我的主角吧。

 

 

 

王源一边紧张地跟着收拾剧场,安排同学负责送受伤的同学去医院治疗,一边暗暗庆幸因为自己这段时间的心不在焉而耽误了上台的时间。否则台子塌下来的那个时间他应该是站在舞台最中央的,那可就首当其冲的遭殃了。

 

心不在焉,好像是从王俊凯说了那些话的时候开始吧。不反感,甚至还有点小小的开心,好吧,他承认还不只是小小的,是满天都在放烟花的欢喜。


王源惊讶于自己的心情,他和王俊凯说给他一段时间,其实就是要来梳理一下自己这些情绪的。

 

他何尝不知道,王俊凯对他说喜欢,他对王俊凯的,又怎么会不是喜欢。

 


正收拾着,门口一阵骚动,门口的保安拦都拦不住,一个人疯狂的冲进来。

 

--王源!王源!

 

王俊凯嘶声呐喊,王源听得几乎心颤。

 

那么多的悲伤与恐惧,怎么就被王俊凯倾注在了他的名字上了呢。

 

王源跑过去抱住王俊凯,感觉他狠狠颤抖了一下才转过身来。

 

--源源,你有哪里受伤了没。

 

王俊凯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王源摇头,他很幸运,不过受伤的同学也都是轻伤,最重的一个估计是手臂骨折了。

 

还没想完,唇上重重的贴合上一个湿热柔软的东西,王俊凯吻得急,虎牙几乎磨破他的嘴角。王源在这个吻里尝到不安的味道,伸手覆上这个大他八岁的男人的背,一下一下地安抚着,直到他的身体不再颤抖。

 

王俊凯停下来,把脸埋到矮了他几公分的王源的肩窝里去。因为头埋的太低,所以整个身子像大虾一样蜷起来,看起来其实有点搞笑。

 

但是王源感觉自己心疼的快要死掉了。

 

--源源,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要是你真的……我……

 到了这样的时刻,才懂情根究竟种了有多深。 

 

感觉着这个快到三十岁的男人几乎哽咽,王源才发觉自己的残忍。

 

--王俊凯,我答应你。

 

王俊凯把头抬起来,眼神死死的锁住这个他一不小心就爱上的男孩儿。

 

 --在一起吧。 

--因为,我听见这里,说爱你。

 

王源指着自己的心脏的位置说。

 

 

它说,我爱你。

 

 


April
04
2015
评论(38)
热度(884)
© 重度拖延症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