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长安谣

 当年,盛世长安。

  清弦常拨,水袖长舞。

  月光下的长安一切安稳,碧漾的水波,泛青的地砖,来往的行人,黛黑的屋檐,弯弯的勾住一泓倒映的水光。

  街头小混混王源儿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悠闲地躺在桥栏上,看着这一切,觉得安静得心情很好,当然,要是对面的屋顶上没有那个一身青黑色的身影飞跃而过的话,他只怕都要在这盛夏的清凉夜晚里睡过去了。

   身影消失得很快,衣袂一闪而过,王源眯着视力甚好的杏眼看清了那人清俊的身形。只是,月光映在那人脸上,虽然蒙着面,眸光却是极亮的。王源咂了一下嘴,那双眼睛,有点意思。

   第二天官府的报文出来的也极快,无非是某某大户家中失窃了,窃贼倒是有些名堂。王源换了一根狗尾巴草叼着,这贼有自己惯用的手法,只劫大户,每次留下纸条写明自己所盗之物,并且隔几天之后,除了银两之外的赃物大都会出现在当铺的柜台上,相应的,这盗贼会拿走当铺里面相应的银两。倒是个好贼,因为这些赃款倒是大部分会被扔进穷人家的院子里去。

   王源眯着眼睛想起了昨晚屋檐上掠过的身影,还有,那双眼睛。

   再次看到那双眼睛时认出来其实并不难,眸光当真极亮。这次离近了些,看得更加清楚,眼睫浓密,眼尾上挑,好一双桃花目。王源拔下嘴里叼着的狗尾巴草,扔在了路旁,转身追了上去。

   王源在和那贼并身而立的时候压低了声音问他。

   “嘿,昨晚那贼是你吧?”

   王俊凯偏过头来扫了王源一眼,多情的桃花目偏偏染了疏离沾了冷漠,看得王源缩了缩脖子,反应过来以后又不觉失笑,他源哥什么时候怂成这个样子了。

   王俊凯看那人衣着与言行,像个混混,面部表情变化倒是丰富滑稽,引得他有点想笑,却又觉得不该多惹麻烦。

   “你认错人了。”

   淡漠的说过这句就又迈开步子向前走去,左拐走进酒楼,那个小混混这次倒是乖了,没有跟上来。

   上了二楼雅座,拂袖坐下,唤过小二点了酒和菜,王俊凯将目光放向窗外。不着防备的却看见那个小混混盘腿坐在临街的铺位旁,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根草叼着,正仰着头眯眼冲他笑,眼睛闪闪亮。王俊凯想不通那日的午后他是着了什么魔,觉得迎着光坐着的小混混特别好看,摆了摆手示意那小混混上来,好笑的看着他从地上站起来,扑腾扑腾还算干净的白袍,颇有气势的进了这酒楼。 

   王源上了二楼,没加客气的就在王俊凯身边坐下了,看那贼又把小二唤来多加了点菜。王源觉得这贼还挺够意思,于是更加不吝啬他的笑脸,冲着王俊凯笑出了花来。

   “你不用怕啦,我不会告诉官府的。”

    王俊凯觉得有趣。

     “你怎么知道的? ”

    “我昨晚看到你了。”

      “哦?我蒙着面你都能认出来?”

      “我记得.......”

     王源说了一半住了嘴,愣了,怎么说,说我记得你的眼睛吗?会不会太暧昧了些,况且对方还是男子。

     幸而在这个时候小二端着菜上来了。

     王俊凯看着王源的脸由得意洋洋到愣神无措,再到菜上来时眼睛都亮了,心里想道这小混混长得还挺好看的,各种表情生动可爱,倒是招人喜欢。也没让他多等,挥挥手。

     “吃吧吃吧,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王源吃起东西来极香,吃得快倒也不失态,嘴巴里鼓鼓的包着咀嚼。小脸随着嘴巴一动一动的,要是东西好吃了,杏眼眯起来满满都是满足的笑意,王俊凯看着越发觉得这个人的表情太过可爱,看他吃得香,竟忍不住给他夹了两筷子的菜,反应过来之后才在思索第一次见面自己这样亲密的行为会不会太不妥,那小混混倒是没介意,香喷喷地就吃下去了,王俊凯眼里的笑意愈发明显。

      王源吃了很多,大部分是肉,王俊凯看着突然间发觉小混混瘦得单薄,思索了一下是不是因为平时都吃不到好的,心里一时之间有些自己也不能理解的发闷。

      很快,一桌的菜肴被扫荡一空,王源满足的摸摸自己鼓鼓的肚子,笑眯了眼。

      王俊凯看着他吃完了,就在桌上留下了碎银转身离开了。小混混是很有趣,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过客罢了,他连名字也不曾过问。

      不料没走上几步就又被人拽住了。

      “嘿,你带我一起怎么样啊?”

       王俊凯回头奇怪地看了一眼王源,被后者给拽到了街上。

      “你在这里看着”

      王源说完就向街上最热闹的位置走去,看了几眼,瞄准了一个胖得流油的公子哥,往他身边蹭了几下,赘肉累积底下的钱袋顺利到手。王源又笑眯了眼冲王俊凯跑过来,向他晃晃手上的钱袋,一脸等着夸奖的表情看得王俊凯哭笑不得。

       “动作倒是挺麻利的,不过,为什么想要做贼。”

        “没有为什么啊,想做就做啊。”

          王俊凯这次真的被这个小混混逗笑了,当真有意思。

          “你叫什么名字?”

           “王源。”

            “王俊凯。”

      王俊凯告诉了小混混自己的名字之后,看他的眼睛还是晶亮地盯着他,知道他在等他给回答,不禁失笑。揉揉王源的脑袋,王俊凯彻底笑开了。

           “好,以后我带你一起。”

      王俊凯当时没有想过向来不愿招惹麻烦,独来独往习惯了的自己为何一再对王源破例。等到日后思极的时候,只是想笑,大抵,这就是缘吧。

      “我去收拾一下我的东西,明日就要离开这城了,你有什么要收拾的,或者,要告别的,都去吧。明日辰时,在渡船口见。”

        说罢,王俊凯又揉了揉王源的头,就转身走了。王源转过身子看他离开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在稀稀疏疏的人群中逐渐消失才吸吸鼻子走掉了。

       王源其实没有什么好收拾告别的,倒是去了千玺王爷的宅邸一趟。他是孤儿,没有父母,一起长大的兄弟倒是不少,其中以刘志宏和他的关系最好。不过这小子几年前不知道怎么招着千玺王爷了,活活是被掳进了王府,王源知道的时候急出了一身汗,悄悄溜进王府想把刘志宏救出来,结果溜进去了之后发现,丫刘志宏像个王爷似的指使着真正的王爷,当时王源也真是浑身汗啊,又偷偷溜出王府才作罢。后来就知道了,原来两个男子之间也可以有感情。他当时揪着自己的脑袋想了想,觉得自己还年轻,不能太腐朽,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兄弟,于是倒也坦然高兴的接受了这件事,毕竟刘志宏以后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他当然乐见其成。

     王源进王府的时候,刘志宏正一脸痞子样往嘴里丢葡萄呢,看到他来了倒是开心,急忙把他迎过来。王源坐下吃了好多葡萄之后终于说明了来意。刘志宏也是个脱线的货,听说是王俊凯之后,抱着两只手瞪大眼睛直呼男神。王源敲他脑袋,逼他把所有的白衣服都贡献出来,他要打包带走。王源觉得以后不当混混,要做侠盗自然要有侠盗的样子。

    当天晚上王源就在王府沐浴睡下了,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怎么,倒也是一夜辗转难以成眠,第二天留下张字条给刘志宏,王源在卯时就离开了王府向渡船口走去。

    黛青的天色尚未完全透亮,晨霜攀黛瓦,江上水雾缭绕,渡船口的木板是带了历史积淀的腐朽,王俊凯站在上面大概是听到他的脚步声了,回头看过来,发现是王源之后冲他笑了一下。偏巧在那一秒里,第一缕光束打在了江面上,那光顺着雾气,衣袂一缕缕攀爬,最终就落在了王俊凯的眼里,氤氲了低调的温柔偏又是张扬的好看。

   王源发了愣,心跳的有点快,懵懵的。好后来的时候,王源想,原来喜欢上一个人真的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在那一秒,如果喜欢你是一种病,我恐怕早已病入膏肓。

   王俊凯看着今天明显梳洗过了的小混混,好看是好看,不知道又想了什么了,呆愣愣的,看起来蠢得紧。眼看要开船了,赶紧把人提溜过来扔上了船,自己也跳了上去。

   小船划出,泛起江面涟漪一圈圈,搅乱的是谁的一辈子。

   从这一天开始,王俊凯带着王源走过了许多城镇,无论繁华与荒凉。吃过所有山珍海味,也曾在简陋的草棚下捧着一杯陈茶共享。谁的笑望进谁的眼,你的心事我都知。

   日子一天天过,王源问过王俊凯他不再去行窃了吗。王俊凯笑着摇头,还摸着他的头警告他也不许去偷东西。后来王源才知道王俊凯其实也算是个大户公子,以前行窃不过是仗着自己有功夫又看不惯那些黑心的富绅算是行点善,如今带了王源在身旁自然是不能再去招惹麻烦了。王源问王俊凯为什么在外面漂泊而不回家,王俊凯说想趁着年轻多闯荡一下,不然无趣的很。王源也和着他笑,只是心里惴惴,从此,只怕就有一块石头长在心里了。

   他会回去的,王源想,那只怕以后就难再见了。

   王俊凯也察觉到以前日夜没心没肺的小混混最近不爱笑了,只是还没来得及问,信鸽就带着家书到了。

    王俊凯展信之后久久沉默,王源在这沉默里心里的石头越坠越重。

    “王源,我要回去了。”

      再开口时,明明是对他的一贯温柔嗓音,王源却是觉得像一把剪刀一样咔嚓一声把他的心绪剪断,心连着石头都坠到深不见底的洞里去了。

     豆灯剪烛,王俊凯捏着眉心向王源倾诉,王父病重了,他做为独子,怎么样也该回家了。这么些年能在外面自由自在,也是父亲宠爱他,由得他在外周游。现在不回去,恐怕这家都得换姓了,大家族就是麻烦,你不觊觎别人,可也防不了别人觊觎你。

     王源埋着头听。

     情愫就明明白白摆在那里,谁都没有提。

    一夜无语,第二天王源把王俊凯送上返家的渡船。

       拱桥斜坡 水岸码头 谁记得
  渡江扁舟 我伤依旧 临行回头 远方谁挥手。

   王俊凯站在船尾向岸上眺望。刚刚还是没忍住,抱着王源让他等他。王俊凯捏着发酸的鼻子想,就让小混混等他这一次,之后他对他好一辈子。

      王源在岸上,抱着身子,沁出了泪。心里满满都是王俊凯临别前在他耳边留下的话。

      “王源儿,等我。”

       等,等就等呗,王源擦了泪想。

       王源又回到了那座城,做回了那个小混混,每日开开心心的过,只是养成了习惯,每日清晨都要去渡船口坐一会儿。

       王源今天晨起之后,打着哈欠往江边走,扒着手指头算,两年了,他还不回来,再等一年,王源想,再等一年他要是还不回来自己就去找他吧,总能找到的。

      一样的雾气缭绕的江,一样的清俊的背影,一样的转头对他笑,一样的刚刚好的光线,王源顿住了脚步,却在下一秒飞奔了过去。

     王源扑到王俊凯身上的那一秒,历史感厚重的木板没撑住,断了,两人双双跌进河里。好不容易挣扎起来,王源还没来得及吸一口气,就被旁边的人狠狠撰住了双唇。

     “王源儿,我回来了。”

       王俊凯,你这个傻子,我喘不上来气了啊。

        王源在心里恶狠狠地吐槽,偏偏眼里的光芒都被笑意湮没。

      你回来了,真好。

December
30
2014
评论(12)
热度(217)
© 重度拖延症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